返回

第三十三章 婆娑祖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恨...断续哽咽的话语并未说完,甚至还没有说清,身体就化为亿万碎片,随风飘散。
“恨不能最后晋升,恨不能把我斩于杖下,恨无数年月的苦修化为碎片,我知道你有太多的恨没有说出口,现在,只能我帮你说了,这场战斗,我赢了,活下来了,你败了,就死了,一切一切的辉煌,都已是追忆。”
“哈哈,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为什么不管什么世界都有这种生活,这种生活最终的为了什么,为了财?为了色?为了权?力量?还是为了那宇宙第一圣人的业位?我真的不知道,我也真的不想知道。
我只是想,在某些时候,某些地点,我想做某件事情,或我身边的人想做某些事情,不要有人阻难我,不要有人对我说不行,不可以。
我知道这个愿望看似简单,其实却是艰难异常,所以我就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可能过上这种生活,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裁决”这个词情有独钟的原因。”
战斗终于结束,一切归于平静,平静得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一样,唯有那巨大范围内的苍凉,或者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蛮涂知道,这样巨大的动静,肯定会引来很多强者,或者真神左手的其他杀手,虽然这场战斗他胜利了,成功将顶级强者紫级强者斩落,但他的战斗无时不在。
他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至于那威尔逊留下来的遗物,就当是蛮涂给真神左手最严重的一次警告,有些事情,做错了就必须付出代价。
一场生死战斗下来,蛮涂战斗力增长了很多,以后又遇到紫级神祗会好过很多,但此时的蛮涂却是极度虚弱的时候,诸神大陆的任何一个神祗在这时都能轻易干掉他。
收起也好像已经疲惫的“裁决”,摇摇晃晃的向着森林走去,但此时的蛮涂太虚弱了,没走多远,就已倒地,然后脑袋渐渐变得沉重,眼皮也在打架,不多久就陷入深度昏迷之中,废墟中,只留下蛮涂虚弱的嘀咕声。
“我最不喜欢这种连自己身体都不受自己掌控的状态,难道这次,我真的就倒在了这异界他乡了吗?天罚怎能短缺,我定能度过此劫!”
“经过如此大战,开始力量波动强盛,再慢慢达到极致,然后再同时消失,必是两大强者拼斗,但因势均力敌,波动是由超出两位力量极致而转变的,由此推断,此时两位有可能已同归于尽,就算是有活的都已重伤。”
此时,离蛮涂昏倒几里之外,一位背着个巨大竹篓老者,对着身旁一位身着黑衫的少女慢慢说道。
“那爷爷,他们都大概是哪个等级的强者呢?我们过不过去看看呢?”
“十六级紫级强者,这是紫级强者才有的力量,不过也不用担心,就算是强盛状态的紫级强者,遇见我婆娑老人,也得小心了,还别说那两个紫级强者还有没有活的!”
当这一老一少真正到了战斗中心时,也还是吃了一惊。
“哇,爷爷,这就是紫级神祗的力量吗?太恐怖了,我们的毒术真的能让紫级神祗害怕吗?”
“哎呀,你个小丫头,就这么不相信你爷爷的毒术?整个诸神大陆,谁不知道婆娑老人的厉害啊,谁看见了我婆娑老人不得绕路走啊,告诉你吧丫头,以后你只要学了爷爷我十成本事,这诸神大陆,你能走个大半了。”
“呵呵,好好,爷爷最厉害了,还不行了,再说,我现在也不学了爷爷你八成本事了嘛。”
“哈哈,你那也叫学了我八成本事??四成,最多四成,都还是虚的,好了,不要多说,看看还有没有活的,相信过不了多久,就有强者来了。”
“咦,爷爷,我找到了,这里有个人,不过好像已经死了,你快来看看。”
“哦,我来看看。”
“哎,你这小丫头,还说学了我八成本事,这人明明还活着,只是透支过多,昏迷而已,就说死了,我看啊,我三成本事你现在都还没学到啊。”
“学到学到,虽然四成有点虚,但三成绝对有,绝对有,只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强者战斗的痕迹,有点激动而已,爷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哈哈,爷爷当然相信你,不过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紫级强者能给我们带来些什么好东西,呵呵。”
在诸神大陆,最不缺的就是乘火打劫的神人,蛮涂昏迷时想的很对,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他这次一定完了,一直独立生活战斗的他,就算是在自己最狼狈潦倒时,也不会考虑还有人会救他,会保护他,甚至只是简单的安慰他,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神,这是已经深深烙在他心灵最深处的话语。
或许自己死了,只有那在他心中留下了些什么的,那个傻丫头会痛苦一段时间。
我将不在这残酷的宇宙留下丝毫印记,丝毫回忆。
让犹生的人在岁月中迅速忘记我的影子,
淡却或许有几分值得珍惜的回忆!
自始自终,蛮涂都好像忘记了,忘记了他现在的身份,忘记了他现在的血脉。
当婆娑老人枯瘦的双手慢慢伸向倒地的蛮涂,当那黑衫少女带着点点不忍的眼神的注视下。
倒地蛮涂体内突然冲出万丈灰茫,一股能整个诸神大陆震撼的绝对力量慢慢降临在这个世界,一座万丈巨塔在蛮涂身体上空升起。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啊......
婆娑老人除了能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以外,没有了任何想法,而那黑衫少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完全失去任何想法的。
无数向着这个方向奔来的强者同时呆呆的望着远处的巨塔。
“你可知他是谁吗?”
充满无尽威严的声音在婆娑老人心中响起。
呆滞中的婆娑老人慢慢苏醒,他很确定这种声音并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种语言,但他一样很确定那声音所表达的意思。
此时颤抖的婆娑老人知道,除了臣服,绝对没有任何另外一种选择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