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十章 战神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虽然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到底付出了多少,但至少,你还活着,和那些死去的人相比,你好很多了,你好好想想吧,等你觉得自己现在其实很幸福,自己付出得其实也并不多的时候,就来找我吧!”
“那时候,我会让你的付出得到回报,但是我不会给一个只会抱怨的人任何报酬,因为那对我来说是浪费!”
“老爷您.”
“不要多说,想清楚了就来找我,关键是你自己想清楚,这个世界并不欠任何人的。”
“嗯,难道真是我错了,我虽然一直埋怨着世界的不公平,但我并没有丧气啊,我一直在努力啊,难道我的努力其实是自己骗自己的吗?这个力量的世界我还活着,就是最大的收获吗?我这所谓的不公平,所谓的埋怨其实是在浪费时间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已死之人所奢望的明天,你所埋怨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
一直在沉思,就连蛮涂走远了都还没回过神来的克瑞耳边突然传来蛮涂低沉的声音,顿时醒悟,并没有多说,就快跑到蛮涂身后,只是眼神里好像多了些什么。”
许多年后裁决神殿的审判官,会无数次的回忆着此刻的场景。
“克瑞,那就是战神卫吗?”
蛮涂看着远处街口一对身着灰衫脚步沉重的甲兵低声说道。
“是的,老爷,他们就是战神卫,战神港的守卫者,强大是他们的代名词。”
而此时的蛮涂也已经微微震惊了,这对身着灰衫的甲兵竟然都是十六级紫级神祗,在别的地方一方霸主的存在,在这里,竟然只能当个巡逻的甲兵。
而且这对甲兵每个人虽然看是平凡,只是脚步沉重,但蛮涂看的出来,他们腾腾杀气竟然内敛,身体每个部位的每个动作,都在准备着防御,都在准备着攻击,一般的偷袭对他们来说只是个笑话。
你刚刚准备出手时,他们就已经发现你的用意和位置,滚滚杀气狂涌而出,偷袭就变成了他们的冲锋,然后你就会被搅成碎片。
他们都是在无数次的杀与被杀的生死存亡中,活下来的,死亡对他们并没有恐惧感,真正能他们害怕和颤抖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或许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什么能让他们恐惧。
蛮涂也不知道独自正面面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人,会有几分胜算,毕竟地球的拼杀也比不了他们在蛮荒大陆无数次和野蛮凶兽的战斗,看来蛮荒大陆却是是个奇妙的地方啊。
看着从街道慢慢走过的这对看似目不斜视其实四周八方都已在他们笼罩范围之内的甲兵,蛮涂慢慢舒缓了微眯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刚刚肯定也在他们的观察之中了,只是他们并没有发现这头潜伏着的猛虎!
“走吧,克瑞,我们去吃点什么!”
十天转瞬就过,这十天,蛮涂带着克瑞游览了整个战神港,战神卫蛮涂也遇见过好几次,甚至还见过一次战神卫出手。
从开始警告,到出手,干净利落,毫不留情,勇往直前,也从不低估对手,出手就是生死拼斗。
甚至被杀双方刚刚听到警告,但都是大家族嫡系,准备还纠缠个一会儿就给战神卫个面子,停手和谈,但战神卫并没有给他们机会,死了也就死了,他们的家族也不会有任何办法。
而现在,蛮涂就站在战神港最大的广场,当然克瑞也在蛮涂身旁,现在整个广场人山人海,无数神人都望着广场中央那个大舞台上。
今天是天籁之音巡演团最后站战神港站的巡演,而明天就是神祗们前往蛮荒大陆的日子,无数明天就要前往蛮荒大陆,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的神人们,聚集在这里。
来聆听这整个大陆最美妙的音乐,来祝福自己能成功回来。
当黑暗阵营神人们熟悉的黑暗慢慢降临大地时,绚丽的魔法灯光照亮整个广场,无数神人呐喊着“天籁,天籁,天籁...
今天的夜晚,是属于他们的,是属于天籁的。
天籁美妙的歌声和荡人心弦的乐器声渐渐在舞台上响起,无数神人相继沉入音乐中,音乐让他们恐惧,紧张,激动,疯狂,所有所有的情绪慢慢平静,回首一生,回首以前的所作所为,看能否在以前的点点滴滴中,找到一丝灵感,然后化为晋级的钥匙。
看着身旁同样沉迷于中的克瑞,或许这场巡演结束后,斯伯利家族又将增添一个成员。
不过蛮涂扫视四周,发现和他一样完全没有受音乐影响的大有人在,而且还是蛮涂非常熟悉的,那一身灰衫,半眯着眼神的几个战神卫一样清醒。
其实在场的很多神人只要自己愿意,都可以从那种迷醉的环境中脱离出来,如果他们不愿意,天籁之音的音乐也很难让他们沉迷。
但在场的没有沉迷于音乐的却只有蛮涂和那几个战神卫。
他们的原因都很简单,都不喜欢那种沉迷的感觉,而且进入那种感觉后对他们的修为境界也不会有太多的帮助,他们只是简单的欣赏音乐罢了,蛮涂是这样,战神卫们一样是这样。
当蛮涂准备假装沉醉其中掩饰一下的,但还是迟了,战神卫们的眼神已经飘向了这边,几个战神卫的眼光都无意识的向这边扫了几下,蛮涂知道,也不用掩饰了,他们已经知道了。
然后就看见几个战神卫交流了几句,又重现眯着眼神听起音乐来了。
不过今天天籁巡演团的曲子却是比以往多了好几首,而且有几首尽然还让人听出了淡淡的思念之情,这是天籁的新曲子,和以往欢快和渴望的曲子不同,这次的演奏都已经改变了以往的风格,以思念为主,但后来慢慢的曲子有欢快起来了,好像想念的人终于回到那人身边了一样。
战神卫们也听出了曲子的变化,表面上天籁巡演团是为了给明天出发蛮荒大陆的神人祝福而推迟的。
但战神卫们却听到风声,其实是天籁小姐好像和某个人有个约定,但是那个人好像中途出了事情,失踪了一段时间,而天籁小姐就怕那位赶不到自己的巡演,然后故意推迟了本来半个多月前就开始的演出。
而听着天籁的曲子,战神卫感觉到,开始曲子以思念惆怅为主,不知道那位到底能不能赶到自己的演出,不知道今天的演出那位是否在现场。
所以曲子没有以前的欢快活泼,但后来慢慢的曲子又欢快调皮起来,不是故意为之,而是真真正正好像突然发现要等的人就在现场,就在台下看着自己的演出一样。
其实战神卫们的分析很正确,蛮涂自己也知道,在角落里默默的听着音乐的自己并不只是被战神卫们发现了,台上那位一身白裙抚着乐器的女子,也早早就看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