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章 药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通过十年大考对于温家弟子意味什么?

可以任意调用家族人手,任何温姓弟子不得违抗。【无弹窗小说网】

可以任意调用家族财富,吩咐一句,自有负责银钱的弟子把人民币装到包袱里送过来。

温家传世两千多年,普通的直系子弟就有几百人,人人都是有身份证的生化武器,积累下来的财富更是不计其数,说上一句富可敌国一点不过分。

现在温乐阳的地位,在家族中仅次于三位当家的大家长和大伯温吞海,不过他暂时没机会享受这些,他现在麻烦大了。

第二天清早,温乐阳兴冲冲的跑到大伯家,温吞海一脸幸灾乐祸的指着一口蒸腾着袅袅热气的大缸:“进去!以后每天早上都来泡药酒!”

“又要泡?”

“少废话,如此安排自有深意!”温吞海语气威严,目光之中却掩饰不住大仇得报的痛快。根本不等温乐阳脱光衣服,抬起一脚踢在那个纯洁的**上,温乐阳直接飞进了大缸。

药酒滚烫,倏地包围全身,温乐阳三万六千个毛孔都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他就在大伯的吩咐下,静静的坐在大缸里,等待着药效进入身体,按照他十二岁前的经验,在药酒之中浸泡上一个小时,身体里会升腾起一股燥热,像只小耗子一样在四肢百骸到处乱钻,让人又麻又痒,随后就会被家长从缸里捞出来,沿着身上七处奇**按摩,那只滚烫的小耗子就会渐渐消散,换而身体火烫,精神百倍,山上山下疯跑上一整天也不觉得疲劳委顿。

不过泡着泡着,温乐阳觉得不对劲了,药效通过周身的皮肤缓缓进入了身体,但是这次不是小耗子,而是小刀子,也不是一只,是千万只。

温乐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有无数把小刀子在自出乱戳乱割,还是那种又钝又残,长满铁锈的刀子。开始时候的舒适已经荡然无存,在缸里每一秒钟都变成了一个时辰那么漫长,他咬着牙强忍了半晌,终于坚持不住,颤抖着痛哼了一声,睁开眼睛望向站在院子里的大伯:“大伯,那个泄阳丹,只要憋尿一天就能破解,我没骗您……”

温吞海一愣,啐骂着笑道:“少废话,老子可没功夫消遣你,要是撑不住就滚出来,这药酒天下只有拓斜宗的弟子才泡得,别人就算想碰上一滴也没机缘!”

温乐阳重重点头,咬住嘴唇不再说话,看表情竟然是要跟这一缸药酒拼命,他平时在兄弟姐妹中就是老好人一个,但是犯起性子执拗起来,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温吞海笑了笑也没在意,这时候他婆娘从屋里喊:“当家的,吃早饭了。”

温吞海答应了一声,又对着温乐阳嘱咐道:“小子,撑不住的时候就出来啊!”说完迈步进屋,不久之后,屋子里传出怒喝:“怎么都是粥,老子今天不喝水,不喝粥,总之什么也不喝……”

半晌之后,温吞海又在屋子里招呼温乐阳:“小子,时间够长了,出来吧。”

院子里寂静无声。

温吞海端着个碗一脸纳闷的走回院子,倏然惊呼了一声,一只饭碗挂起凄厉的破空声,一路呼啸着从温吞海手中飞出砸向大缸,轰然炸碎的巨响里,硕大的缸子竟被一只普普通通的饭碗撞得片片粉碎,满缸的药酒要像爆炸一样冲天而起,溅得四散纷飞,落在地面上之后立刻冒起了裹着焦糊恶臭的灰烟,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一缸药酒的毒性何其猛烈。

温乐阳的身子都软了,不知何时已经昏厥,犹自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温吞海气的直跺脚,伸手掰开了他的嘴巴塞进去一颗药丸,随即回头对着他婆娘怒吼:“快拿竹针来!”

……

温家的解毒竹针比着绣花针略粗半分,针身中空,温吞海十指如风,快的根本看不清动作,片刻后三十六枚湛清碧绿的竹针就插满了温乐阳全身,随后又从中空的针管里注入各色药粉,温乐阳终于呻吟了一声,眼皮颤抖着撩起,目光中却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大伯,泡的够久了吧……”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打了个来回,要不是温吞海身负温家真传,这条命就算彻底交代了。

温吞海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怒骂道:“久个屁!这药酒不是泡的越久越好,泡过药酒之后必须立刻练功,否则剧毒烧伤经脉,救活了也是废人一个!初学者抵受不住痛苦的时候就得赶紧爬出来!”

“啊?”温乐阳充满感情的惊呼了一声:“那您不早告诉我?”

温吞海一边忙活着拔竹针一边啐道:“老子一直让你忍不住就爬出来,你***当老子说话是放屁!”

“那现在……”

“要是不练功,不久之后你就是废人一个,除了放屁之外,什么也干不了!”

温乐阳这才大叫一声,像触电一样从地上跳起来:“那赶紧练功吧!练…什么功?”听了大伯的话,他现在觉得自己的皮肤肌肉血管统统紧,好像过不了多久就要崩裂了一样。

温吞海也不再废话,直接取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丢给他:“照着这个拳经,练!”

泡的太久,剧毒加身,温乐阳这次也知道了事情的可怕后果,把前前后后不过十几页的小册子接过来,二话不说摆了个架势直接开打,第一招,就把脸狠狠的戗在了地上。

第二招,后背重重着地,刚巧地上有一块石头子正隔在他尾骨上,温乐阳惨叫一声,挣扎着爬起来又翻看拳经的第三招,苦笑着望向大伯:“大伯,这书……印错了吧?”

温乐阳的资质,在温家子弟中不算最好的,但是从小被药酒锤炼身体,练功的时候也格外用力,打下的基础还算结实,拳脚上无论是应变还是力量都已经有了些造诣,但是按照这本拳谱,根本一招也练不下去。

简单的说,这本拳经上的每一招,都是在教人怎么往地上摔,怎么摔得狠。

比如第一招,要求身子前倾,同时步伐倒踩九宫要向后甩开;第二招则是全身贯力右拳,重重锤击地面,但是双脚要奋力上跳。

到了后面的动作更加匪夷所思,温乐阳看了两眼,觉得自己如果不抽羊角风,很难完成那么复杂的动作。特别是最后几页上记载的招式,根本不用练,看上一眼就知道有问题,技击之道讲究的是全身协调,可是那几招里要求双手双脚乃至肩膀膝头各个关节都自行其事,各忙各的,左肩画圆右肩上下耸动、左掌势如太极右拳黑虎掏心、左腿一字马右膝圈起老树盘根……

温吞海看他‘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多废话,也是一脸的着急,骂道:“张开你的狗眼看看,那书是印的吗,是前人手书!”

温家大伯关键时刻,说了个冷笑话。

温乐阳哦了一声,知道拳法没错,当然,这个没错是大伯没给错,对于拳经内容是否有错,他持谨慎的保留态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