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章 叔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硕鼠?什么意思?”温乐阳嚼着一根胡萝卜,一脸纳闷的问道。【阅读网】他背着个书包,第二天就跟着大伯离开村子,走入深山之中,山岭中人迹罕至,根本没有道路可循,不过温家的入室子弟在练过错拳之后,身手灵活脚步轻捷,山里虽然崎岖难行,但是对他们叔侄来说,和平坦大6也根本没什么区别。

大伯一路走着,一边和温乐阳说起了自己当年修习温家药术的往事。

温吞海拿捏着悲苦的调子,摇头晃脑的唱到:“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诗经是温家弟子自幼必学的功课。

大伯哼哼叽叽的一直把整篇《硕鼠》唱完,才足足的叹了口气,随后一扳脸孔,对着温乐阳正色说:“咱们拓斜门人想要出师,都要完成长辈的一道题目,才可以对外人抱上拓斜的字号。当初大爷爷给我的考题就是《硕鼠》。”

温乐阳呵呵笑着:“以诗经为题炼方,这个题目有意思?”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破鞋这个字号,能不用的时候尽量还是别用了。

温吞海冷笑着看了他一眼:“古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这个考试的题目五花八门,到时候够你想的!”

温乐阳吐了吐舌头,随即又笑了:“那您当年做得是……耗子药?”

温吞海和自己这个侄子在两年里朝夕相处,知道这小子时而聪明过人,时而傻气冲天,摇头笑道:“《硕鼠》为题就做老鼠药,那要是《木瓜》为题呢,就做丰胸乳?哪有那么简单,我要是弄包耗子药回去,早就被你大爷爷打死了!要想完成题目,得先解题,《硕鼠》唱的不是鼠,是苦!所以我给自己做的方子起名巫山!”温吞海对自己当初应题的方子极为得意,说到这里故意停住,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大侄子。

温乐阳立刻追问:“巫山?跟硕鼠,跟苦有什么关系?”不单单是凑趣,他心里对大伯、温老爷子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听到大伯说起得意往事,也来了兴趣。

温吞海紧走了几步,翻过一座山脊,吊足了侄子的胃口,这才不慌不忙的答道:“这个方子,取得是‘除却巫山不是云’之意,我采集了七十四位药材,六类虫豸,试验了几十次,最后炼制了六天六夜,终于给我炼成了巫山!这位方子入口无味,可是片刻后,那股芬芳甜蜜直接冲到骨髓里,天下间就再难找到这么甜的回味了!服过巫山的人,即便再吃蜂蜜,都会觉得苦涩到了极点,根本无法下咽,就算闭着眼睛咬牙吞下,胃囊也会觉得苦涩难当,再把吃掉的东西吐出来!”

温乐阳吓了一跳:“什么都吃不下,不是饿死了?”

温吞海冷笑了一声:“没有解药的话,人就会活活把自己饿死!”

温乐阳吸了一口冷气,这位‘巫山’的方子,听着意境绵绵,吃着回味甘甜,实际上比鸩酒要毒上一千倍,和‘巫山’一比,自己那旺仔小馒头口味的泄阳丹,真成了小孩子的玩意。

温吞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种题目,考的是心境和心性,当初我炼成巫山之后,虽然解得还算可以,但是大家长说我心性偏暗,不宜统领全族,所以没把大家长的位子传给我。”

温乐阳愕然抬头,傻乎乎的望着自己大伯,不知道他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些,更不知道是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温吞海却豁达的笑了,伸手给了温乐阳一个爆栗:“想到哪去了,我的意思是,现在你用不着想着以方入题,心境的事情,不是能够造作的来的!”

温吞海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毒分五行,草木鸟兽虫豸,各自都是什么属性,它们的哪一部分能够入方,不同的材料合成会有什么效果,炼制的时候要用什么火候,这些东西就算穷一生时光也未必能记得全,更多的是要靠悟性了!这次带你进山,就是为了让你学些咱们温家先祖留下的真本事!好好用些心思,等三两年后眼界自然开阔,到时候大爷爷点出题目,你心里自然会有解,要是解得好,你也能跟三位太爷爷打麻将了,哈哈!”

温乐阳豁然,脚下紧跑几步,和大伯并肩而行:“我得先在这大山里历练,学些管用的本事,炼出适合自己的毒方,等过上两年大爷爷会给我点下题目,过了考试之后,就算出师?”

温吞海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想要炼出适合自己的体性,继续用错拳炼毒入体的毒方可不容易,带慢慢来。”

“那这两年,我都跟着您学?”

温吞海哈哈大笑:“小子,我可没那么多功夫,咱们温家在外面太多的事情要办,就为了你个小兔崽子我已经耽误了两年,带你进山自然会有人教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没走几步,温乐阳又满脸疑问的望向大伯:“您是说,这几年里要我学习先祖留下的心得?”

温吞海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问了也没用。”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温乐阳吭哧了半天,憋得脸都红了,最后才斯斯艾艾的说:“列为祖先里也没有人悟出修天的法门……照着他们留下来的心得本领学习,我看未必……未必能成仙吧。”他自从知道了家里竟然还有修仙背景之后,就对这件事始终念念不忘,这倒不怪他,只要是少年人,谁不想一步登仙,在天上绕世界乱飞。

大伯脚底下一趔趄,直接挥手给了温乐阳后脑勺一下:“那个木头脑袋里想得都是什么东西!温家两千年里不知道出了多少惊世奇才,把毒经毒功挥到极致最终也没能悟道,就连当年温辣子祖先最后也没成功,你趁早绝了这个念头,好好琢磨怎么配出适合自己身体的毒方是正经!这个修天得道,嘿嘿,在我看来就是个美梦罢了,偶尔做一做倒是无妨,成天想着可就会耽误功课了!”

温乐阳一愣:“温辣子祖先?”

大伯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只顾低头赶路,似乎不想跟他在这个话题上讨论下去。

温乐阳捏出根胡萝卜,一边啃着一边开始哼哼‘隐形的翅膀’。

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像……

温吞海哈哈大笑,抬腿给了他**一脚。

叔侄俩嘴上说笑着,脚下毫不停顿,也看不见他们力狂奔,就在连山碧野中蹦蹦跳跳一路的小跑着,没过多少时候,身影就彻底被大山吞没。

九顶山深处,都是大片的原始森林,没有一丝科技文明的痕迹,温吞海叔侄一路上谈谈说说,渴了就接饮些山泉,不知不觉已经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温乐阳帮着他大伯毒倒了些野味,一个原县长一个高中辍学生,爷俩架起篝火烧烤着国家保护动物,吃的满嘴流油。

吃过了烤肉,大伯把手里的骨头棒子一扔,对着温乐阳笑道:“小子,把你的墨玉香鼎拿出来,我先教你香鼎的用法!”

温乐阳大喜,他早就想试试宝贝香鼎的本事,赶忙从包袱里小心翼翼的取出香鼎和一束草药,片刻后草药点燃,一缕熏人欲醉的幽香转眼弥漫,叔侄二人三两下爬上大树,借着不远处篝火的余光,瞪大了眼睛等待着毒虫异兽。

温吞海隐藏在不远处,还不忘提醒温乐阳:“普通的毒虫,都害怕这个鼎子散出来的香气,只有厉害的虫子才敢来,耐心点,这附近要是没什么厉害东西,有可能一夜都没动静”。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阵破空声绞碎了山夜的寂静,有什么东西正高飞奔而至,温乐阳在树上兴奋的睁大了眼睛,不过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听动静来的绝对不是什么虫子,倒像是头犀牛,要真是个大块头,一**坐在香鼎上,那宝贝非碎了不可。

扑棱扑棱连成一片的脚步声渐渐清晰,倏地温乐阳眼前一花,旋即瞳孔放大,不敢置信的盯着身下的空地。

扑进林子里的,是两个彪形大汉。

两人脸上的表情痴痴呆呆的,跑进来之后立刻欢呼一声,根本不理会墨玉香鼎,而是扑向了篝火上爷俩吃剩下的烤肉,也不嫌烫嘴,抢过来烤肉张口大嚼。

温乐阳第一次使用墨玉香鼎,没诱来毒虫,却引来了两位傻大爷。

两个大汉脸上脏的根本就看不出年纪,头胡子乱糟糟的纠结在一起,守着火堆你争我抢,一会功夫就把剩下的烤肉吃的精光,在树上的温乐阳突然哎哟一声惊呼,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和大伯烤在火上的猎物是被温家剧毒毒翻的,他们都泡过药酒,身体早已对这种毒素免疫,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却足以致命。

温乐阳就像只怪鸟一样,从树冠上冲起,向着两个大汉手中骨头棒子扑去:“肉里有毒,不能乱吃!”

“有人抢肉!”两条大汉彼此对望了一眼,同时出了震天价般的大吼。温乐阳还没扑近,两个人已经一左一右,劈头盖脸的向着他打了过来。

拳脚肘膝肩一起动,无数道劲力破空的声音,从他们的身体四周响起,每一击都蕴含巨力,温乐阳心中惊骇欲绝,这俩个怪人打法是正宗的温家错拳,而且造诣比着自己要深厚的多,好像比起大伯来也不遑多让,他刚刚扑过去,已经被两个人‘群殴’了不知到少下狠的,生生被人家给打飞了,要不是从小泡药酒,这两年里身子又强悍了太多,恐怕现在温乐阳就该穿越了。

好在两个大汉没有在拳劲里加入毒力,要不现在温乐阳就黑非洲了。

温乐阳根本招架不住,嘴里慌慌张张的大喊:“别打别打,肉是我的,我是温家……”他的话还没说完,两个怪人突然惊叫起来。

“老七,肉是人家的!”大汉甲怪叫。

“老十一,快跑!”大汉乙转头就跑。

“老八,等我”大汉甲跟着前面的怪人就跑

“老三,把肉拿着!”大汉乙又喊。

“老十四,我吃饱了,跑吧!”大汉甲看着火堆上剩下的骨头架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跑了。

闭着眼睛听,还以为抢肉的是一群人。

温乐阳躺在地上,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似的,在听到两个怪人彼此的称呼之后,脑浆子也开始疼了。

大伯温吞海这时候才哈哈大笑着从树上跳下来,对着两个傻汉子叫道:“老九,老十三,别跑,大哥来看你们了!”

温乐阳很想吐口血来表达一下自己对两位大汉在数学造诣上的敬仰。

两个傻子突然看到温吞海跳下来,先是吓了一跳,随即大声欢呼,哈哈大笑着扑了上来,四只油腻肮脏的大手一起伸出来牢牢抱住他又叫又跳。

大伯丝毫不以为意,就任由两个傻汉子抱着,目光中充满了慈爱的神色,回过头对着温乐阳笑道:“小子,快来见见你九叔和十三叔。”

温乐阳晃悠着爬起来,两个傻子看到他爬起来,哎哟一声又想跑,温吞海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他们俩:“不用跑不用跑,他的肉就是烤给你们吃的!”

两个傻子同时长出了一口气,肩并肩站在一起,对着温乐阳鞠躬,一起喊道:

“九叔!”

“十三叔!”

随即两个汉子纳闷的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人问道:“是九叔还是十三叔?”

“是你九叔,是我十三叔,因为咱俩的岁数不一样。”另一个汉子解释道。

“哦!”第一个汉子恍然大悟。

……

温乐阳打来了清水,仔细看着眼前两个对着他嘻嘻媚笑的怪人:“九叔?十三叔?”随即又望向了大伯:“他们……是我的九叔和十三叔?他们会错拳,也是温家的内室弟子?”

温乐阳根本就没见过这两个怪人。

温吞海给两个怪人梳洗,两人笑嘻嘻的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任由他摆弄:“老九和老十三的脑子不好。”说着,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另外两个人也一起傻笑着伸出手,学着温吞海用一根手指顶了顶自己的太阳**。

“他们哥俩筋骨出奇,身体的资质在我们这一代人中绝无仅有,但是不谙世事,虽然没办法炼出适合自己的方子来进一步修行,不过你大爷爷还是把他们兄弟列入门墙,授以错拳,平时没什么事的时候,就放任这他们俩在大山里玩耍。以后你练拳的时候,尽可向这两位叔叔请教,他们根据错拳自创的花样,连我都应付不来!”

温乐阳一边听着,也一边帮着大伯给自己的九叔和十四叔梳洗,两个傻汉子极有礼貌的对着他咧嘴而笑:“谢谢七叔(十九叔)!”

这两位的数字概念,实在混乱到了极点。

温吞海拍着两个两个怪人的肩膀,指着温乐阳:“他是你们的侄子,不是叔叔,以后你们就叫他可他乐阳!”

温乐阳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慌张望向自己的大伯:“大伯,以后不是这两位叔叔教我吧!”

温吞海啐骂:“放屁,他们哥俩不懂毒方,教你的另有旁人!”

温乐阳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他的两位傻叔叔冲着他嘻嘻哈哈的笑道:“太阳别怕,老妖精教你!”

没用多长时间,温九和温十三就梳洗干净,踢掉胡须后,两个人的长相都是仪表堂堂,只不过目光中透着呆滞,咧嘴一笑之下更是傻气冲天。

温吞海一脸爱惜的看着自己两个兄弟,呵呵笑道:“这才像话,你们等着,等我再我下山说什么也帮你们一人带回一个媳妇来!”

温九和温十三对望大乐:“老大,媳妇好吃不?”

四个人正说笑着,温吞海突然伸手一拍脑门:“妈的,差点把正事忘了!”说着,直接把自己的两个傻兄弟扔上了树,低声嘱咐道:“谁也不许动!”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谁动谁是王八蛋!”

两个人被扔进树冠中刚想动弹,一听见后半句,立刻就像个泥塑一样,各自抱着一个大树枝一动也不动。

温吞海伸手一指不远处的墨玉香鼎,对着温乐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叔侄俩也轻轻的爬上了树,几乎没出一点声音。

正是子夜时分,周围一片寂静,温乐阳这时候才注意到,林间的虫鸣鸦啼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消失了,只有一阵极其轻微的,好像烧灼纸张的嗤嗤声,若有若无的从不远处传来,正有什么东西向着他们的方向缓缓游来。

温吞海轻轻拍了一下温乐阳,伸手指了一个方向,温乐阳引目望去,在西北方向上,茂盛的荒草正异常诡异的向着两旁倒伏,一条细线由远而近蔓延过来。

温乐阳最近两年进步了太多,目光比着原来也锐利的许多,即便在黑夜中,也能隐约的看到远处,近处的景物更是清晰。

那条细线度极慢,好像行走一段时间就要趴伏一会,几十米的距离足足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两个怪人还抱着树枝,依旧保持着上树时候的表情,看来是真不想当王八蛋。

温吞海好像已经知道了来的是什么东西,斜忒了一眼自己的大侄子,轻轻笑道:“好小子,命不错啊!”

温乐阳又紧张又惊喜,在裤腿上狠狠抹了下手心里的汗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