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五章 亲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尸毒不同世间的五行毒素,漫过胸口没事,但是绝不能入脑,否则神仙无救。当然,现在就算神仙来了,也没法子为他拔出早已蔓入骨血的尸毒,温乐阳现在怀疑,自己的骨头可能已经变成了灰黑色。
身体中其他的毒素彼此纠结,渐渐汇聚成一条新的毒流,却没有一路侵蚀进入心脏,而是随着血液一路奔腾,开始与尸毒接触、碰撞。丝丝缕缕的阴褫尸毒,也像活了一样,纷纷从灰带中剥离而出,和他身体中的百毒拼命纠缠,温乐阳的骨髓时而冰针攒刺,时而烈火烧灼,如果不是惦记着红叶林外两个傻叔叔,早就昏死过去几回了。
敌人三番两次闯入红树林,温乐阳都快爆炸了,生老病死坊中的人们也不曾出来看一眼,现在毒虫四处乱跑,病字号的人却坐不住了,吹着竹哨,手里都拿着一根弯弯曲曲的树枝,开始归拢毒虫。
温小易也踉踉跄跄的从木屋中走了出来,温乐阳怕伤到她,在银针上下的麻药分量极轻,小丫头举目四顾,终于发现了温乐阳,哭着就扑了过来。
几个生老病死坊里的人似乎良心发现,也跟着小易跑过来扶起了温乐阳,眼神里没有一丝怜悯。
温乐阳却伸手指着林外,努力不让自己昏厥过去:“去,两个叔叔……”
温九和温十三两个人的声音已经沉寂了半晌,不知道有没有事。
在身体中无数种剧毒在不停的撕扯着,而他的精神却比着刚才略略健旺了许多,温乐阳暗暗叹了口气,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毒力相生相克,中医也有以毒攻毒的讲究,但是侵入他身体的剧毒实在太霸道了,就好像一个花盆里可以都蛐蛐,但是绝容纳布下二虎相斗。温乐阳现在就是花盆。
电闪雷鸣,暴雨又至。
冰冷的雨水砸在佛灯虫的身上,小虫子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它最怕雨水,可是却不肯离开主人的脸庞。
温乐阳催促着扶着他的人走出红叶林。
一个老头子摇摇头:“坊主不在的时候,谁也不能踏出红叶林一步。”
温乐阳气急败坏的骂道:“四爷爷不在,我就是坊主,扶我出去!”他对几个爷爷都敬若天神,但是毕竟是个现代社会的少年,在家训和叔叔的安危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那些老头子都不再说话,只是缓缓摇头,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冲到温乐阳身边,把其他人用力推开,架起温乐阳就向外走。
温乐阳心里又疼又暖,正用尽全身的力气架住他,每一步都随时可能会摔倒的正是温小易。
几个老头子看着两人离开红叶林,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其他人又恢复了行尸走肉的表情,纷纷跟着老头子们回去了。
温乐阳心里苦笑,自己家族里的生老病死坊,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这些人之间竟然没有一丝人情味道。
“九叔,十三叔他……怎么了?”温乐阳的声音颤抖,因为剧痛也因为恐惧,自己这两个叔叔天真烂漫毫无心机,说句傻的可爱虽然肉麻但是一点也不过分。
温九看了他一眼,突然跳起来哈哈大笑:“小太阳上当啦!”
温十三也翻身坐起来,手舞足蹈,傻笑和奸计得逞的狡猾同时出现在脸上,看得温小易直起鸡皮疙瘩。
温九用力拍着温十三的肩膀,一个劲的催促着:“快拿出来,快拿出来!”
温十三使劲的点头,伸出满是泥水的巴掌从自己怀里使劲的掏着,两个傻子只顾自己忙着,根本没注意温乐阳现在已经身受重伤。
悉悉索索的响声里,温十三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不知从哪捡来的破塑料袋,温九则手忙脚乱的帮他遮挡着雨水。
塑料袋里是一个锡纸包,温十三小心翼翼的把它递给温乐阳:“小太阳,我们费了好大劲才留给你的,你快尝尝!”说着努力的吞了口口水。
温九也跟着吞了口口水,随后忙不迭的点头,一脸期盼的望着温乐阳,就像个孩子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亲人的模样。
温乐阳身上剧痛难忍,遇到两个傻子捉弄本来气的想要大骂,此刻看到两个叔叔的表情,胸口猛地一窒,那句到了嘴边的恶语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锡纸包上的那个标志,他在县城读书的时候再也熟悉不过了,打开包装,果然是半块巧克力,不过形状已经变形的不成样子,天气炎热,这半块巧克力被兄弟俩捂在怀里,不知融化了多少次。
哥俩神色焦急,一个劲的催促着他赶快品尝。
直到温乐阳把巧克力放进嘴巴里,作出了一个惊讶赞叹的表情之后,哥俩才一起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好像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好事一样心满意足的手舞足蹈。
剧痛撕扯,剧毒蔓延,温乐阳的心头却是暖洋洋的一片,突然笑着回头望向小易,努力的做了一个鬼脸:“小丫头,你猜怎么着?”
小易的泪水和雨水混成了一片,哭着摇头。
温乐阳笑眯眯的说:“我现在,经脉断了,身体里无数种毒素在打大仗,咱们病字号里毒虫的毒素都已经结成一伙,正在跟阴褫尸毒拼命呢,可惜看不见,否则一定很热闹啊。你才谁会赢?呵呵,当然是咱们病字号的毒更厉害些……”
他的毒功有限,根本感觉不到经脉的存在,但是在身体中的阴褫尸毒,其他无数种毒素纠结起来的毒流不停相抗的时候,突然他整个身体一软,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随即感觉又有一股毒力在体内蔓延,加入了百毒争霸。
略一思索温乐阳就明白了,自己的经脉在剧毒冲突中,被寸寸击碎,自己泡毒酒积累下的毒力四散溢出。
无数中毒素相互冲突,情况像极了高手以内力逼入体内,经脉承载不住强大的冲击,断碎不足为奇。
温乐阳深深的看了小易一样,似乎想要把她的样子牢牢记在心中,略带遗憾的说:“可惜,要是能练错拳,没准真能完成温辣子祖先的遗愿呢。”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想要伸手去自己的怀里取什么东西,可是一只没受伤的左手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
温小易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红玉盒子,四老爷在出生老病死坊之前交给他保管的东西。
温乐阳呵呵,把盒子塞进小易的手里,笑了笑:“三个月之内,如果四老爷没回来……不好,你别等了,红叶林现在没有禁止了,一会你就让两位叔叔带你去找温家村,把它交给大爷爷,如果大爷爷不在的话,给其他两位爷爷或者大伯都可以。”
温乐阳说完,喘息了一会,又望向两位傻叔叔,随着他们一起哈哈大笑:“香甜的很,我爱吃!”
说完身子一软,连着身边扶着他的温小易一起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温九和温十三惊讶的愣住,彼此对望了一眼,扎手扎脚的去扶他,直到这时温九才一捏鼻子,惊叫道:“怎么这么臭!”
温十三嘿嘿傻笑:“那个东西太好吃了,好吃的他拉裤了。”
“拉裤也不用晕倒啊!你也拉过裤子,没看你晕倒过!”
“我没他那么臭,他是把自己给臭晕的!”
温小易摇不醒温乐阳,听着两个傻子胡言乱语,尖叫着跳了起来,抓着两个人的衣服,可是怒骂冲出嘴巴,却变成了嚎啕大哭
天空中惊雷激荡,和着小姑娘的哭号:“救他,救他!他快死了!”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
红玉盒在温乐阳的胸口,被墨玉香鼎击中,就已经产生了无数道裂璺,现在温小易心情激动中小手紧握,盒子突然碎裂了,九颗湛清碧绿的青豆溜溜打着转,从盒子里滚入她的手心。
小丫头突然停止了哭声,双眼愣愣的望着在这些绽放着隐约光华的青色豆子,猛地欢呼了一声,对着温乐阳又哭又笑的喊:“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身上还带着归一草的果子。”
温乐阳没办法回答了,四老爷让他保管的东西,他根本不敢看一眼,就算看过了,也不知道这九颗青色的豆子是什么。
归一草分作九支,成熟时轮流开花,每支花开一月,等九支花开遍之后,每一支上都会结出一颗果实,九枚果子无论看、闻还是品尝都一模一样,但是其中八枚含有剧毒,别说是温家的人,就是温家的大象误食之后也得蹬腿,而另一枚则饱蕴着天下至阴之性,是天下炼毒、炼方、炼丹者梦寐以求的至宝。
不过因为这九颗果实根本无法分辨,真的入药炼方,有九分之八的可能是含有根本无法化解的剧毒,如果一股脑拿来炼制毒药倒是可以,可是没有一个人舍得那么做,白白糟蹋了那枚至阴属性的宝贝果子
除此之外,归一果还有一个可以用逆天来形容的效用,九只果实用来封住七窍、肛、脐的话,可镇住男身,钢针入脑、剧毒攻心,只要有一口气在,一百天之内也死不了。”
温小易不敢再耽搁,直接招呼两位傻叔叔撬开温乐阳的嘴巴,扒光了他的衣服,九颗翠绿的果实分别填入了他的脐门、肛内和鼻孔、耳洞、嘴巴。最后小易轻轻的掀开了温乐阳的眼皮,把剩下的两颗青豆塞了进去。看的温九和温十三直嘬牙花子。
九颗归一果刚刚摆好,立刻从温乐阳的七窍和肛脐,同时绽放出一抹氤氲的光华,九颗果子瞬间干瘪了下去,各自渗出了一滴乳白色的液体,融进了他的身体。
温乐阳浑身氤氲的恶臭,遽然消散,换而一股让人心旷神怡的清甜香气。
‘我服了’身体颤抖,无力的从温乐阳脸上上跌落,小小的身体在泥水中吃力的挣扎着,似乎想要躲避暴雨的侵袭,又似乎想要爬回到主人身上。
小易轻轻把它捻进手心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悲戚却没有减淡一分,归一果能吊命却没法救命,百天之后温乐阳苏醒之日,也就是他丧命之日,小丫头不会毒功毒法,但是看得书比温家村全村人加起来还要多,就凭着温乐阳身体里的阴褫尸毒、佛灯火毒和百虫之毒,现在他的骨髓里都已经是剧毒,就算是温辣子复生,也只摇头叹气的份。
小丫头皱起挺秀的双眉,也不顾冰冷的暴雨滂沱,仔细的回忆着自己看过的典籍,拼命想找出一种方法来救温乐阳。
两个傻叔叔蹲在一旁看了一会,觉得索然无味,温九翻了翻那个装着巧克力的塑料兜,哭丧着脸:“这小子都给吃了,也没给咱们剩点。”
温十三则把温乐阳的裤子翻来覆去的看:“好像不是拉裤啊。”
温小易用尽心思,却什么都想到,脑子里渐渐变成了一团乱麻,各种各样的古方乱七八糟的出现眼前,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了,浅浅哼了一声,就摔倒在满地的泥泞中。
两个傻子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惊呼了一声,各自抱起两个少年,招呼了一声:“他们要死了!找老妖精去。”撒腿就跑。
跑了几步之后,温九站住了脚步,愣愣的问他傻兄弟:“老妖精在哪?”
温十三痛苦的搔了搔脑袋:“前几天看到他出山了。坐着车走了,本田。”
温九郑重的摇摇头:“是现代。”
温十三傻乎乎的咧嘴笑了,随即侧着脑袋,把耳朵对准了身后的小易:“小丫头你说啥?”
温小易不过是个普通人,经历今晚这这么多的事情已经心力交瘁,在她小小的心肝中,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救温乐阳的性命,即便在昏迷中全部精神也都被这个念头占据,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让温乐阳打错拳,错拳……”呢喃了几声之后再也没有生息了。
温十三小心翼翼的把小易放在地上,还双手合十拜了几拜,才凑到温九身旁,表情庄严肃穆:“我看这个小丫头死了。”
温九的脸上悲戚戚的,连说了两个成语:“人死灯灭,入土为安。”
温十三张嘴就接了下去:“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温九愣了片刻,对着十三挑起了一根大拇指,赞道:“好文采!”
文学青年温十三羞涩的点点头,伸手拍了拍温九背上的温乐阳:“小丫头死了,最后想看小太阳打错拳,小太阳的错拳打得比咱们好吗?我看也稀松平常。”
“小丫头不识货,就喜欢看蹩脚的错拳,要是咱们老大死的话,一定会在临死之前说句:“让温十一打错拳给我看!”温九一边说着,回头把温乐阳小心的放在地上,伸手扶着他的手脚抖动了几下,看样子是想扶着温乐阳打错拳。
温十三也凑过来帮忙,按着错拳的招式,扶着温乐阳乱七八糟的比划,同时满脸纳闷的问:“温十一,是你还是我?”
“我知道了!”温九突然扔掉了手中温乐阳的胳膊,一脸欢喜的凑到他傻兄弟跟前,小声的嘀咕起来,一边说着,一边贼眼忒忒的望着温乐阳。
片刻后,两个傻子哈哈大笑,就把两个少年丢在暴雨中,手舞足蹈的跑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