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七章 封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易面色低沉,温九百无聊赖的拉扯着红藤,温十三站在提线人偶跟前,皱着眉头:“咋还不醒呢?”

温九探出头望着小易:“小丫头,你是不是记错日子了?我算着也就过了二十多天。【无弹窗小说网】”

温十三不等小易回答,就抢着摇头:“不可能,都快下雪了,最少也得大半年了。不信你跟我算,第一天小太阳昏迷,第二天咱俩采藤子,绑木偶,第三天……哎哟!”他正说着,突然出了一声惊叫,魁伟的身子直挺挺的向后摔倒,倒在地上之后,一只手还牢牢指着温乐阳:“睁眼……睁眼了!”

温乐阳睁着眼睛,正努力把眼前的一片虚影还原对焦。

小丫头立刻窜到温乐阳身边,大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他,嘴唇动了动,想要说话却有不知该说什么。

啪啪两声脆响。

温乐阳突然伸手抽了自己两记耳光,同时怒喝:“谁打我?”

温九一把扔掉了藤子,跳着脚哈哈大笑,一把拉起了自己的傻兄弟:“小太阳醒了!醒了!!”

长藤失去了牵引,温乐阳就觉得自己身体一软,脚下踉跄着就要摔倒,不过很快腰腹用力又站稳了,使劲晃了晃脑袋,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小易,咧开嘴巴露出一个笑容:“小丫头……哎哟!”突然两腿紧**,双手捂住要害,蹦着藏到了一棵大树后。

两个傻叔叔嘻嘻哈哈的跳过来,手脚麻利技术娴熟,很快把温乐阳身上无数乱藤清除干净。

小易愣愣望着温乐阳,大大的眸子渐渐变红,盈盈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你怎么……现在才醒。”

温乐阳不明白她指的是自己多睡了几天,皱着眉喃喃答道:“前几天就偶尔回复知觉了,可是脑子里一片混沌,总是不停的睡下去。”

温九一反常态,突然宽容的笑了笑,正色的说:“你得好好谢谢小丫头!这二十多天里……”

温十三表示反对:“大半年!”

“……小丫头每天给你擦身子,还帮你按摩肌肉。”

小易哇的一声,彻底哭了出来,伸出小手跑到树后,一把抱住了温乐阳,死活也不肯撒开了。佛灯虫不知何时爬到了温乐阳的肩膀上,努力的伸展着身体,不停的翻滚着,恨不得把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贴在他身上才甘心。

温乐阳已经渐渐回想起昏迷前的事情,虽然还不知道之后究竟都生了什么,但是也能想到这段时间里小女孩一定吃了不少苦头,赶紧伸手揽住小易,柔声的安慰着:“你看,能不能给我来件衣服咱再哭。”

小易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了不起吗,**上两块黑,难看死了!”说着放开了他,从棚子里捡了两件从红叶林中**来的衣服,扔给了温乐阳

“在县城骑自行车骑的……”温乐阳有些无力的回答,迅的穿好了裤子,系腰带的时候刚一用力,啪的一声,一条上好的牛皮腰带,竟然断成了十几截。

小易咯咯笑着:“你倒是小点劲啊,你的身体呢,现在还有什么不妥没?”

温乐阳活动了活动身体,神色古怪的摇摇头没说话,自己的身体好像比着原来沉重了些,具体来说,不是他变胖了,更像是地心对他的引力增加了似的。

温乐阳准备了一下,突然甩开双脚跑了几步,小易在旁边一声惊叫,只觉得眼前掠过了一条黑影,随即哎哟一声,温乐阳已经狠狠的撞上了山壁,大小不一的石块正簌簌的掉落。

这是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举手投足中,都变得沉重了,可是一旦动起来的话,就会荡起强大的惯性,抡胳膊就好像带着一个几十斤重的铁拳套,跑步的时候就像背了个大石磨,但是自己的力量又能够完全控制的住。

“小易,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温乐阳一边说着,出手如电,全力一拳向着身边的一碗口粗的挺秀树木击去。在他受伤以前,全力一拳之下,这样的树木就算不会折断,也会木屑纷飞摇晃不已,如果以错拳相击,加入毒力之下这种粗细的树木大半会在不久之后枯萎而死。

嘭的闷响,如中败革,树木纹丝不动。而温乐阳却惊讶的跳起来又惊又喜的瞪着自己的拳头,精湛的目光闪烁着,先看了看地上的乱藤,才望向小易:“温辣子祖先……炼毒入体?”语气中犹豫与惊喜裹在了一起,腔调说不出的古怪。

小易点点头,有些疑惑的望着那棵树,把树打得岿然不动还惊喜成这样,是一件挺挑战极限的事情。

温乐阳哈哈大笑,指着那棵树对小丫头说:“小易,听我的,上去给它一拳!”

小易也不多问,脆声答应,小小拳头用力砸向了那颗树。

噗!

烟尘四起!

小易的拳头甫一碰到树木,遽然暴起了一蓬粉末,好好的一棵树木,尽数化作齑粉,漫天飞扬!

四个人一起拼命咳嗽。

小易哇哇尖叫着,使劲抓住了温乐阳的手:“温乐阳,你怎么……变戏法?!”

温乐阳心情舒畅到极点,爽朗的笑声穿透山林远远的荡漾开去,远山有狼,喝应。

原来以错拳力,身体中积攒的毒力随之爆,但是劲是劲,毒是毒,彼此泾渭分明,而现在随随便便的一拳,身体中的毒力和拳头上的劲力融合一处,剧毒化作劲力,一棵小树就生生被打成了面粉。

小易笑吟吟的摸出了一根胡萝卜,把暴雨夜温乐阳昏迷之后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时而咯咯脆笑,时而泪珠成串,两个傻叔叔各自取出了随身携带的提线木偶,随着小易的描述,不时摆出各种场景,看得温乐阳哭笑不得。

总算把事情说了个大概,两个傻叔叔在一边长出了一口气累得够呛,手里的木偶要想跟上说话的度,没点专业水平还真不行。

“当年温辣子祖宗解决不了的问题,都被咱们给解决了,就算他能找到归一果吊住性命,也只能陷入百日长睡没办法稍动,又上哪去找两个会耍人偶、精通错拳的大英雄!”小丫头看着温乐阳不仅性命无虞,而且还因祸得福,欢喜中对两位叔叔也改了称呼,在她那副小小的心肝里,这个世上除了爷爷之外,就只要温乐阳是对她最好的人,救了温乐阳小命的人,说是救世主都不过分,不过她不知道这个词罢了。

两位大英雄手舞足蹈,得意万分,突然温九皱起了眉毛,对自己的傻兄弟问道:“小太阳现在把毒都练进身体里去了,那他现在不是变成毒太阳了?”

温十三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温乐阳的手舔了舔,咂摸了一下滋味:“咸的,没毒!”

温九把嘴巴凑到温十三耳旁:“那咱俩也自断经脉吧,以后……”

温十三面有难色:“经脉在哪?”

温小易赶忙打断了两个傻叔叔的胡思乱想:“可别,归一果是灵草,比千年的人参、灵芝还难找,没有归一果,自断经脉只有死路一条。”

温氏兄弟表情坚定,不为所动。

温乐阳嘿嘿笑着:“不好,你们要是也学会了这个本事,以后遇到野味一拳打过去,化成粉末可就没法吃了。”

两个傻子恍然大悟,对望了一眼,齐声低喝:“好险啊!”

温乐阳笑了一会,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在缓缓的开阖、收缩,有序的吐纳着周遭的空气。

当毛孔收缩全身就会略微产生那种沉甸甸的感觉,特别是温乐阳在用力的时候,那种皮肤遽然缩紧的感觉尤为强烈,随着毛孔闭合,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变得坚硬而沉重。

当毛孔开阖,他的身子就会猛地轻盈起来,周围的景象也随之清晰明亮,远处迎风翻腾的红叶,身边躲在石下安睡的小虫……一切都在他的感知中,可是一切又都与他无关。自己就好像置身于世外,自然是自然,他是他,自然就在他身旁,却和他是完全格格不入的两个个体。

天下的修天功法,无论真假售价,正版盗版,都是由内而外,筑基练气,将自己溶于自然溶于环境,追求所谓的天人如一。

可是温乐阳现在,是由外而内,在悉心感受中,现自己不仅没融入自然,反而干干净净的从周围的景象中剥离了出来。温辣子留下的修炼方法,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行得通,更不知道在成功之后该怎么继续修炼,温乐阳现在就正站在一条根本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上,似乎天道在望,实际却两眼一抹黑。

温乐阳眼下顾不上这些,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立刻带着小易返回红叶林,林子里一切如旧,除了死字号空无一人之外,其他三个字号的人仍旧冷冰冰的,看到他回来,既没有意外更没有惊喜,只有两个被野兽抚养大的汉子欢喜的跳出来,和他亲热了一番。

算起来,四老爷已经离开红叶林三个半月了,当时曾经明言,如果他三个月不回就让温乐阳带着红玉盒返回温家村。

现在红玉盒碎了,豆子也被他用了,温乐阳还是带上了些自己用熟了的药物,立刻离开大山返回温家村,小易有些犹豫,但是后来听说四老爷有可能会在村子里,也跟着他离开了生老病死坊。

在临走前,温树林一瘸一拐的追上来,递给了小易一个长条包袱,小丫头打开一看纵声欢呼,老头子这几个月又把大喇叭给修好了。

两个傻叔叔也闹着要回家去看老大,跟着温乐阳同路而行。

两天之后,温乐阳四个人风尘仆仆,一人叼着一根胡萝卜,雄赳赳气昂昂的踏上了九顶山的小路。

温乐阳刚走了几步,突然皱着眉头站住了脚步。他醒来之后,对周围的事物比着以前要敏感了许多。

两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从路旁缓缓走出,微笑着拦在了他们身前,双目中精光湛然,脸色红润健康,皮肤宛若婴儿般新嫩白皙,虽然不是娃娃脸,身后也没背负着长剑,但是眼角眉梢上的神态,都像极了雨夜强攻生老病死坊最后被‘我服了’蛰死的那个年轻人。

两个年轻人拦住他们,客客气气的笑着问:“阁下性温?”

温十三纳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傻哥哥:“他们是劫道的?”

温乐阳挑起了眉毛,笑着反问:“怎么了?这里不能走了?”他身体结实粗壮,长相朴实眼光明亮,就是个普普通通山村青年,不过脸上那一道暗红色的伤疤,冲淡了几分纯良,添加了一抹粗犷。

两个年轻人的眼神中,都闪过了一抹裹含着轻蔑的狂妄。让温乐阳再熟悉不过的狂妄之色。

四个人里两个傻乎乎的,一个小丫头,一个身体壮实看着也是傻头傻脑的。

左边的青年依旧微笑着:“这上面是温家村,只有姓温的人才能上去。”

温乐阳按住了两个傻叔叔,语气中也不再客气:“温家什么时候要找别人来看门!你们是谁。”

两个年轻人对望了一眼,都绽开笑容,居然侧身让开了道路,先前说话的那个人再次开口:“这几天里像你这么说的可不止一两个,你们肯定也是姓温的,快上山吧,别跟他们一样,非要打得头破血流才狼狈万分的上去。”

语气温柔,一片诚恳,但是那一丝轻蔑无论如何也抹不掉。

温乐阳知道山上出事了,不想跟这两人纠缠,哼了一声迈步就走,没想到两个傻叔叔突然爆喝了一声:“打!”

两个傻叔叔闪电般冲了出去,两个年轻人连脸上的笑容还没来的敛去,就被温九和温十三划起的黑影包裹住!

嘭嘭嘭嘭!

闷钝的拳肉交击声连珠炮似的响起来,一瞬间两个傻叔叔把温家的错拳挥到极致,拳肘肩臂头脚膝腿,甚至后背**,不知道连续多少下重击,如水银泻地一气呵成,片刻功夫,两个年轻人就嗷嗷惨叫着重重摔倒了七八米之外,嘴巴里鲜血直流,各自吐出了几颗牙齿,原本英俊的面容没了门牙的衬托,一下子变得可笑起来。

温九啐了一口唾沫:“不是劫道的!”拉起兄弟昂挺胸,大步上山。也不知道他怎么得出的这个结论。

温乐阳哭笑不得,如果单纯以拳法排行,不算他自己的话,自然是温家四位老爷子,其次是大伯温吞海,再排下来就应该算是这两位傻叔叔了,村子里的其他长辈和这两位一比,拳法根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在他刚进山的时候,曾经因为烤肉门事件,被这两位老大痛揍过一顿,以自己当时的造诣,只有挨打的份。

两个年轻人奉命封山,这几天里遇到的都是些温家的小脚色,现在对上温九和温十三,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就被口眼歪斜的砸飞出去老远。不过挨了这么多下重击还没被打死,也算是有些本事了。

两个年轻人摔倒在地,气的哇哇怪叫,挣扎了几下都没爬起来,干脆就躺在地上厉声叫骂:“贼齿(贼子)而敢!”说着同时双手手腕相对,食指和中指牢牢并拢捏出剑诀!

龙吟苍然,两抹璀璨的光滑从他们的腰际划出!

温乐阳怒喝一声,早已经蓄足的势子猛烈扑出,全身蕴力的时候所有的皮肤都倏然紧缩,牢牢的把住肌肉筋骨,变得沉重的身体荡起巨大的惯性,整个人就像一阵狂怒的暴风!

刚刚脱壳而出的短小飞剑摇摇晃晃的掉在了地上,两个年轻人疼得身体在地上一跳一跳,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股暴戾的气势有如实质的扑来,随后铁钳般的双手,牢牢攥住了哥俩捏着剑诀的四根手指。

温乐阳颧上那道暗红色的疤,在阳光下闪烁着妖冶而狂妄的光芒。

两位傻叔叔欢呼着撒腿就跑,把毫无反应的飞剑捡了回来,迎着太阳仔细端详着,温九一脸纳闷:“你说它们咋飞的?”

温十三摇摇头,直接翻了个白眼。

温九转了转眼珠,嘿嘿笑道:“估计里面有东西,咱砸开看看!”说着俯身抄起了石头,温十三有样学样,举起了块更大的石头。

两个年轻人一听,眼睛里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那双钢钳似的铁手。

温乐阳看两人的表情心里一动。

飞剑锋利,足以分金裂石,但是再好的宝剑,也禁不住从正面狠砸,几下之后,剑身上就出现了龟裂,飞剑似乎知道自己命运危急,开始不安的抖动起来,两位傻叔叔看到有反应,更来了精神,举起的石头上又加了几分力气,终于叮叮当当的连串脆响,晶莹璀璨的小剑变成了几十块碎片。

每一块碎片上,都映出两个傻叔叔既失望又新鲜的表情,乍一看过去,好像马赛克似的。

修道者的飞剑中,都会和主人心意相通,主人也会身受重伤功力大退,和手指折断这样的皮外伤比起来,要严重的多。

两个年轻人脸色迅黯淡,身体像筛糠一样猛烈颤抖,温乐阳哼了一声放开了双手,那几根手指都不自然的扭曲在一起,指骨不知碎成了几截。

这两个人和偷袭红叶林的那个娃娃脸一样,都会指引飞剑,会一些法术,但是体质上和普通人几乎没什么差别,如果撇开飞剑,比着那些习武的高手也强不出多少。别的不说,如果是大伯温吞海,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够躲开佛灯虫的偷袭。

温乐阳又翻了翻一个人的口袋,从里面翻出了一只手机,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

大山深处没有信号,也没有充电的地方,温乐阳这次进山没带手机。

大伯略带虚弱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响了起来,听到温乐阳的声音,只说了句:“老实在红叶林里待着!”就挂断了,一向外粗内细的温吞海居然没有反应过来,问一句温乐阳从哪来的手机,怎么会有信号打出来。

温乐阳脸色铁青,伸手把小易背了起来,快步上山。

温九和温十三跟在他身后,手里还拿着石头,贼眼忒忒的盯着温乐阳放手机的口袋,看来很有砸开看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