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八章 报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遽然一声惨叫,像把凄厉的刀子划破了山村的宁静,温乐斌已经躺在了血泊中,精光盎然的飞剑在半空中耀武扬威的盘旋半周,才被一个年轻道人收回。【无弹窗小说网】

大伯温吞海脸色铁青,挥了挥手,立刻两个温家少年跃了出去,把重伤的温乐斌抬了回来。

温乐斌是温家第三代弟子中的老大,算起来也是温乐阳的大哥,虽然没能通过十年大考,但是一身毒功在温家村里也算得上佼佼者。

温乐斌满眼不甘的望向大伯,温吞海叹了一口气,五指如轮舞动,迅的按住了他伤口周围的几个大**,如泉喷涌的鲜血立刻减缓了下来。

四天里,已经连输十三场了。除了他自己之外,温家村中的精英高手几乎全部败下阵来,死了七个,重伤六个。

对面为的是一个中年白面,留着黑色长髯的老道,微笑着望向了温吞海:“把人交出来吧,温不草的名头虽然响亮,也不过是俗世中人,输给我们并不丢人,何必还要死撑呢。”他的语气真挚而诚恳。

温吞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踏出了几步站在石屏中央,淡淡的说:“哪位道长不吝赐教。”

数百名温家老幼齐齐的爆出一声欢呼,本来已经黯淡了的目光再次被希望点亮,大伯温吞海终于要出手了!

长髯老道呵呵一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回头随便点选了一个年轻道士,嘴里轻轻的嘱咐:“留下他的性命,我还有事要问他。”

温吞海不屑的笑了笑,平心静气,收敛心神。这群道士的拳脚功夫一般,每一场拼斗都是温家子弟大占上风,但是眼看就要取胜的时候,对方突然放出飞剑或者施展法术,一下子重创他们,温不草的弟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这群道士,绝不是普通的江湖门道。他们的许多手段,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存在。

三位大家长在几个月前就离开了九顶山,温吞海当家作主,却面临着温家自从开山立派以来两千年未遇的危机,现在除了自己,温家上下没有一个人有实力和对方抗衡。

小道士走进场中,稽施礼:“鼎阳宫,玉机子求教。”说完双手虚推,摆了个门户,年轻的脸上瞬间绽放出饱满的光泽,在阳光照耀之下,充满了凛然正气。

温吞海哈哈一笑:“暗箭伤人的玩意,还摆什么姿势,直接放你的飞剑不就得了!”说完,遽然长啸一声,抬脚跨步。

两个人原本相隔着七八米的距离,温吞海一步就跨到了玉机子跟前,呼的一拳直冲面门!

玉机子大惊失色,他们自从上山以来一直连胜,温家上来挑战的人虽然有些实力,但是水平大致差不多,他还以为温吞海的实力和其他人差不太多,哪知道就是个眨眼的空子,人家的拳头就只能用斗眼才能看清楚了。

慌忙里玉机子单手迎上想要裹住温吞海的拳头,不料手掌和拳头刚刚接触,遽然一股钻心的疼痛就从掌心传来。

拳头穿透手掌,没有停留半分,狠狠击中了小道士的肩膀!

玉机子重重的倒摔飞起,嘴里长声怒啸,另外一只手捏住剑诀就要施放飞剑,腰间的飞剑刚刚震动而起,突然脚腕子上一紧,温吞海已经伸手抓住了他的脚踝,又把他拉回到自己怀里,轻轻一抱。

小道士哇的一口鲜血仰天喷出!

在这一抱中,温吞海全身上下所有的关节,荡起了如潮水般的攻击,从上到下一共七十三下重击,尽数打在了小道士的身上!

飞剑刚刚飞起,就歪歪斜斜的滑落,玉机子已经变成了一滩烂泥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之后,俊秀白皙的脸蛋变得红黑斑斓,身体跳了几下,在没有一丝动静。

温吞海长笑了一声,伸手指了指面色突变的黑须老道。他自己心里有数,这场看似胜的简单,其实是因为对方猝不及防之下,还没来得及放出飞剑,下一场人家就有了防备,恐怕想要获胜也不会那么轻松。

温家上下放声欢呼!

欢呼声刚刚响起,就被从天而降的淬厉光华斩断,两柄飞剑同时从那群道士中冲天而起,带着凄厉的啸叫,狠狠划向温吞海!

温吞海没想到对方刚输了一场就突然不要脸了,大喝一声,在地面上嘭嘭嘭嘭嘭连击五拳,旋即高高跃起,把错拳积年累月训练出的灵活挥到极致,像个疯子一样手舞足蹈,穿梭在两柄飞剑之间,每一次都在刻不容缓之间躲开飞剑加身的噩运,有几次飞剑已经划破了他的衣襟,只要躲避的稍慢,身上立刻就多出了一排透明窟窿。

漫天剑光舞动,温吞海的身形不停穿梭,向着那群道士迅的靠了上去。

黑须道人惋惜的摇了摇头,就在温吞海眼看着就要冲进道士身边的时候,突然喝了一声:“疾!”一道暗红色赤炼光芒好无征兆的从半空中闪出!

温吞海虽然看上去手忙脚乱,但是对付两柄飞剑,在短时间内还不致落败,一直分出了一份心思准备着对方再度偷袭,不过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黑须老道的飞剑一直隐藏在空中,猝不及防之间只来得及避开胸口的要害,狠狠的骂了一声,魁梧的身子就从半空中跌落。

好像红色蜻蜓般的短剑,深深的嵌入了温吞海的肩胛骨上,另外两支飞剑嗡嗡低鸣,如影随形的追噬!

温家众人齐声怒喝,各自展开身形就要扑上去拼命,温吞海眼看着无论如何也无法躲开那两柄飞剑,心里暗叹了一声。

突然眼前猛地一黑,耳边传来了一声惊呼:“大伯!”

一个熟悉的身影如箭激射,挟着凛冽的风声扑向半空,迎向那两柄毒蛇般追魂噬骨的飞剑!

温乐阳刚刚进入村子,正看到温吞海危在旦夕,怒喝了一声腾空而起,自从苏醒了之后,错拳将阴褫的尸毒、佛灯虫的火毒、病字号的百虫之毒和经脉中积累的药酒毒力尽数融合,炼进了他的身体中,力之下身体就会变得沉重一些,而随之因为惯性荡起的势子也强大而狂妄,度更是比着原先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灰色的人影,伸手就抓向那两只飞剑。

一声闷响。

温吞海重重摔落在地!

两声轻吟。

一对精光湛然的银色飞剑已经被温乐阳抓在了手里,像毒蛇一样不甘的挣扎着!

黑须道士脸色骤变,手捏剑诀,温吞海惨叫了一声,刚刚跌落在地的身体猛地跳了起来,嵌入他肩胛的蜻蜓红剑狠狠拔出,飞回到主人的手里。

在黑须道人身后,两个年轻的道士脸色苍白,不停捏出剑诀,想要把飞剑引回手中。

温乐阳只觉得手中好像握了两块烧红了的烙铁,一阵阵刀子般的劲气从掌心切入身体,自己手臂上的皮肤也越缩越紧,片刻后,那两股锐力就被他身体遽然紧绷的力量绞碎。

两个傻叔叔嘻嘻哈哈的跑上来,各自抡起了手里的石头。

两个年轻道士身体猛颤,嘴里不停的哀号:“不要!”

叮叮当当的脆响,片刻后又是一地马赛克。

温乐阳顾不上敌人,俯身扶起了大伯,直到此刻在他身后还背着个温小易。

现在温吞海中剑的半边身体都已经无法动弹,红色小剑一插一拔,无数道凌厉的火烫剑气在他的身体中四处乱游痛苦无比,他却恍然不觉,瞪着一双大眼像看怪物看着温乐阳:“你……你***真是你?”

温乐阳嘿嘿憨笑,点头忙道:“是我是我。”

呼啦一声,温家老幼都围拢了过来,手忙脚乱的给温吞海止血包扎伤口,对面的黑须老道朗声喝问:“何方道友驾临?鼎阳宫玉灵子有礼了,无量寿……福!”

赤手捉住飞剑,普通人看来没什么稀奇,就和空手接镖差不多,但是修炼之人都明白,飞剑在剑诀的指引下,蕴含了一股先天之力,别说是普通人,就是大块的石头也休想困住飞剑。他们来之前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温家虽然是隐世的强族,但归根结底也只是普通人家,温乐阳一出现就捉住了他两位师弟的飞剑,黑须老道自然而然把他也当成了修真者。

最后一个‘福’字,宛若惊雷般,炸响在几乎凝滞的空气中,周围的鸦雀猝然受惊,纷纷惊叫着四处乱飞。

温乐阳双目如电,狠狠的瞪向对方!

黑须老道突然哎哟一声惊叫,在对上温乐阳目光的瞬间,突然跳着脚踉踉跄跄的摔退了几步。

在他身后的十几个道士纷纷高声惨叫。

温乐阳心里大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会这招‘眼毒’。

大伯哈哈大笑,刚笑了两声就变成了咳嗽:“小子你可别犯傻,是老子刚才布下的青癣!”

仔细分辨才能看出来,在刚才温吞海刚才他一连五拳重击地面的位置,一层暗黑颜色,已经蔓延到了那群道士脚下,刚才所有人都在关注着空中凶险万分的拼斗,谁也没注意脚下已经被温吞海布下了奇毒。

温乐阳嘿嘿讪笑了两声:“我说我也没那么厉害,真正厉害的还是大伯您啊!”说着,讨好的对着温吞海挑起了一根大拇指。

温吞海唾骂:“这些道士,不是一般人!要没有飞剑和符,早死三回了!小子,还不快上!”

一群道人这才真正知道了温不草的手段,只片刻之间,身上就长出了青红色的暗癣,几个修为稍差的小道士一边伸手在身上乱抓,一边杀猪般的哀号起来。

温乐阳犹豫了一下,缓缓摇摇头:“大伯放心,他们走不了!”

为的黑须道人出手如电,当先放出红色的小剑在自己人周围巡梭,防止温家偷袭,随即从怀里取出十几张纸符,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强忍着钻入骨髓的麻痒,迅的游走在手下人之间,给每个人的身上都贴上了一张纸符,随即低喝一声:“净身神符,百毒退避,疾!”

一蓬黑烟从每个人身上缭绕而起,已经长到了脸上的毒癣瞬间枯萎,迅的消失了。

一个口齿伶俐的温家子弟跑到温乐阳身旁,迅的说着这群敌人的来历。

四天前,这群自称是鼎阳宫的道士突然上山,说是他们门下的一位师弟在百日前死在了大山里,是温不草下的毒手,这群道士就是来要凶手的。

不过这些老道行事古怪,并没有直接喊打喊杀,而是扬言要击败不服之人,直到温家交人为止。

温乐阳略带诧异的看了一眼对面的道士。

温吞海冷笑了一声:“什么师弟遇害,没见过这么报仇的,这群老道古里古怪,肯定有什么图谋!”

温乐阳搔了搔后脑勺,低声对着温吞海说:“在百日之前,我倒是真的在红叶林杀了个会飞剑的小子,他正带人想要攻入生老病死坊,也和这群人一样,会放飞剑。”

温吞海惊异的看了他一眼,微微考虑了片刻,低声喝令:“温家长幼听命!”

“护送内室弟子温乐阳下山……”温吞海还没说完,温乐阳就手忙脚乱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大伯大伯,让我试试!”

温吞海死乞白赖的甩开了温乐阳的手:“胡闹,已经错过攻敌良机,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迎上了温乐阳充满自信的笑容。

“大伯,您知道咱家有位先祖叫做温辣子不?他老人家留下的那套自断经脉的功法,让我在机缘巧合的时候学到了。”

温吞海一脸的愕然,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个电熨斗:“大白天的你说什么胡话!”

温乐阳呵呵一笑,按了按身旁小易的额头,缓缓的走进场中。

黑须老道伸手收了飞剑,脸色肃然:“阁下是什么人?”

温乐阳看了看一群又道貌岸然的道士,突然扑哧乐了:“净完身了?”

黑须老道玉灵子道骨仙风的微笑着,似乎根本不在乎这样的俗世玩笑,彬彬有礼的说:“阁下说笑了,温不草伤人在先,荼毒人间,鼎阳宫才出手惩治,还请道友作壁上观,鼎阳宫自火真人坐下三百修徒同感大德。”

温乐阳没说话,只是挑了挑眉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玉灵子不愠不火,客气中带着几分清高:“百日之前,我的师弟途径九顶山,被温家人无辜残害,索性我那师弟还有几分修为,一丝元神逃回了鼎阳宫,师尊这才命令我们下山。”

温乐阳淡淡的问:“你师弟长的什么样?”

玉灵子一挥手,一张相片在空中慢慢盘旋飞至,温乐阳伸手捉住照片,心里很羡慕这招赌神绝技。

照片上,死在了红叶林中的娃娃脸正唇红齿白的笑着,笑意中含着几分羞赧,目光清澈明亮。

黑须老道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阁下曾经在大山里见过我的师弟?”

温乐阳刚要说话,照片中的娃娃脸陡然表情狰狞了起来,一满含笑意的眼睛瞬间被怨毒与仇恨充满,好像要挣脱照片的桎梏冲出来择人而噬!旋即一丝青色的火焰燃起,一张照片顿时的化作青烟。

黑须玉灵子怒啸了一声:“原来是你就是凶手!”话音未落,温乐阳突然觉得眼皮猛跳,蜻蜓般的红色小剑带着轻轻的翁鸣,从空气里遽然钻出,直叮他的心口!

温乐阳愕然,修真的人果然不好骗。

同理,修真的人非常会骗人。

刚才明明看见黑须老道已经把飞剑收入了怀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又被放了出来,等自己现的时候赤剑已经到了眼前,百忙之中错拳本能反应,整个身体就像拧麻花一样斜扭着向旁一闪,同时右手五指如轮,飞快的弹向红色小剑的剑身。

在其他的温家人眼中,天空中只是乍起了一道赤芒,只能勉强看到火红小剑的影子,可是炼了尸毒与百毒入体的温乐阳却能清清楚楚看清楚小剑的动作与方向。

叮叮叮叮叮

清脆的敲击声连成一片,悠扬清远,温乐阳右手的每根手指的指尖,都轻轻在红剑上敲击了一下,就好像无所事事的时候,用五指无聊的敲击桌子。

连击之后,温乐阳如遭雷亟,惊叫了一声就摔在地上,脸孔被憋得通红,颧骨上的那道伤疤仿佛活了一样,透出了凶戾的光芒。黑须玉灵子的脸上挂起了一痕冷笑,他的飞剑不是凡品,名曰‘火尾’,是自己在无意中得来的,就连他的师尊对这把剑都赞不绝口。像温乐阳这样在自己御剑时,以血肉之躯强袭飞剑,和把手送进铡刀里没啥区别。

不料小剑在被敲击之下,开始在天空中歪歪斜斜摇头晃脑的乱飞。黑须玉灵子连捏剑诀指引,小剑根本就不予理会,就想喝醉了一样漫天乱转。一会从道士的身边掠过,引来几声惊呼;一会从温家人头顶飞旋,招来一片叫骂。

玉灵子大惊失色,慌慌忙忙的跑进场中,不停的变换手势,跟随着小剑原地转圈,想要引回自己的宝贝,

温九看得兴致昂然,回头对自己的傻兄弟说:“飞剑好像不停使唤了。”

温十三憨憨的傻笑着没说话。

正忙活的不亦乐呼的玉灵子听到傻子的风言风语,目光中闪过了几分杀气,突然一个有些奇怪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这是为什么呢?”玉灵子大骇,回头一看温乐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笑呵呵的爬起来了,正用那只本来应该已经残废掉的右手,指着半空中的‘醉剑’。

仍然和以前一样,当外劲入体的时候,温乐阳全身的毛孔都猛烈闭合,紧紧箍住身体,一股股强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剿杀攻入身体的劲力。

温乐阳现在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毛孔紧缩中,都会有一种充满了力量的喜悦。

玉灵子顾不上自己的飞剑,一言不握拳直冲敌人,拳未至,温乐阳的衣襟已随劲风猎猎。

温乐阳举拳相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