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九章 奇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途中虎虎生风,荡着隐隐风雷的双拳,在交击的瞬间,遽然没有出一丝生息。【无弹窗小说网】

温乐阳表情凝重,玉灵子纹丝不动,要不是半空里的红剑还在嗖嗖乱飞,整个空间都好像被突然定格凝固了一样,所有观战的人都不自觉的屏住呼吸。

鸦雀无声……

直到大家再也憋不住胸腔中那一口闷气的时候,连串压抑到极点、仿佛挤爆了空气的闷钝响声才缓缓响起,从两人的拳间一直远远传向无尽山林。

玉灵子遽然长声惨叫,直挺挺的跳了两下后摔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打滚,先前拼斗中洒落的血迹和着泥土裹满了全身,一直正气凛然波澜不惊的表情,被抽搐皮肉撕扯成狰狞凄厉。

他出拳相击的整条右臂,肉眼可见的萎缩,一层层灰白和漆黑光芒交替荡漾,迅腐蚀着皮肉、血脉、骨骼!

片刻之后,一条臂膀已经变成了一截焦黑的骨头。玉灵子也深深的昏迷了过去。

半空中的红剑也随着哀鸣了一声,歪歪斜斜的掉在了地上。

一直挤在温乐阳胸口的‘我服了’突然欢呼了一声,奋起身形扑到了红剑的剑身上,贪婪的滚动着身体,‘火尾’似乎狠狠的一跳,最终无力的跌落。

一群道士全部大惊失色,玉灵子一直是他们敬若天人的大师兄,修为比着他们高深了太多,谁也没想到,先是名剑火尾莫名其妙的变成了醉剑,随后大师兄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独臂大侠,刚才在他们眼中还是傻瓜一样的山村青年,现在竟然变得让他们不寒而栗!

十几把飞剑同时升上天空!

道士们同时手捏剑诀,要引动飞剑杀敌救人,遽然眼前一花,刚才还傻乎乎站在空地上,一脸纳闷着看虫子推倒飞剑的乡下少年,已经化成了一条灰黑色的影子,像鬼魅一样欺进了身边!

惨呼声此起彼伏,几分钟之后,天上的飞剑叮叮当当的跌落在地。

所有的道士都弓着身子,痛苦的把双手裹在怀里,脸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和山下那两个同门一样,他们都被温乐阳扭断了捏剑诀的手指头。

温家老幼又惊又喜的望着眼前的情形,半晌之后,才猛地爆出一声欢呼,温吞海不顾伤口疼痛,放声大笑,等把自己疼抽筋了以后才止住笑声,回头喊了声:“温一半呢?这群道士交给你了!”

刚刚暴起的欢呼声戛然而止,各自面带恐惧的腾开了一条道路。一个人秃头上顶着零零碎碎的几根长、佝偻着身体,只有成年人一半高的小瘦子,一瘸一拐的狞笑着走了出来。

温乐阳略带同情的看了一眼道士们。

温一半自幼得了一种怪病,只有一半身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育了起来,身体的营养都被健全的半支夺走,另一半早就已经枯萎,就疲软无力的挂在他身上,如果不是温家的药石之术一直吊着性命,他根本长不大。

温一半专职负责刑法和审讯,在他手里从没有问不出来的话,就连温家人自己,也不愿意提起温一半这个名字。甚至大人都不敢用他的名字来吓唬不听话的孩子。

十几个壮汉走上来,手脚麻利的扒光了这群道士的衣服,生怕他们还带着什么符咒法器,在小易的指点下,有人弄来了一大盆猪血,把所有的飞剑、缴获来的符咒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脑的泡了进去。

‘我服了’也泄完了‘虫欲’,心满意足的从‘火尾’上晃晃悠悠的爬回到温乐阳胸口,开始睡大觉,名剑‘火尾’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原本夹杂在剑身上有些丝丝的火纹,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温吞海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摇头晃脑的佛灯虫笑骂:“小东西,还懂得回气!”

温乐阳愕然:“大伯,啥叫回气?”

温吞海一脸的淫亵,猥琐的低声笑着:“完事之后,小睡片刻,静卧吐息,醒来精神昂然,浑身都是力气啊!”

温乐阳立刻开始纯洁的傻笑。

小易就压根没听懂温吞海的话,摇摇头:“我看它是在吃东西!”

温吞海不怎么在意佛灯虫,反而笑眯眯的望向温小易:“小丫头,你是谁?”

温乐阳赶忙从旁边给介绍了一番,小丫头早就听说过这位大伯,乖巧的跪在地上磕了个头,脆生的说:“小易见过大伯了!”

温吞海看了一眼小易身后的包袱:“温树林的大喇叭?这东西还能用?”

小易兴奋的点点头:“就是后座力太大!”

温吞海哈哈大笑:“乖囡,一会送你件见面礼,你跟着四爷爷这么多年一定见过不少好东西,可别笑话我是乡下人就成了。”说着又望向温乐阳,五指娴熟的舞动了一轮,就是温乐阳击向名剑‘火尾’的动作:“你是怎么把那柄剑弄成……醉剑的?”

温乐阳苦笑着摇头:“你也知道,那就是咱家错拳的招式,想不到还能克制飞剑。”

温吞海沉吟了一会,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下次我也试试。”他看不清‘火尾’的来路,但是那些普通飞剑的踪迹还逃不过他的目光,要是真能用这个办法对付飞剑,以后遇到这样的敌人也不用那么手忙脚乱了。

温乐阳赶忙提醒:“好像会有剑气反噬,您得小心。”

温吞海不置可否,挥了挥手:“抬上我,回去再说!”温九和温十三笑嘻嘻的抬起自己的老大。

温乐阳回到大伯的屋子里,把自己在红叶林里的遭遇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随后小易把温乐阳重伤昏迷被归一果吊住性命,一直到百日之后醒来的事情也都如实相告。两个傻叔叔一脸得意,不停用木偶来配戏。

大伯一路脸色变幻,不管怎么变,反正嘴巴是一直没闭上,温九几次一边耍着木偶一边向他的嘴巴里探头探脑,百忙之中伸出手一指,对着自己的傻兄弟说:“看,小舌头锤儿。”

温吞海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对着小易认真的点点头:“小丫头,谢谢你救了我大侄子。”

小易那张俊美的小脸一下子红了,扭捏着摇头:“要不是他带着归一果,要不是两位叔叔会堪比神技的木偶线术,我……我其实什么也没干。”

温乐阳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小丫头的刘海儿,他和小女孩相处了大半年,感激的话已经不用再多说了,在他心里,小丫头已经成了自己至亲之人:“大伯,那个归一果,是四老爷让我转交给……”

温吞海摇摇手打断了他:“是祖先显灵,坊子里的人在几年前无意中现了山里有一株归一草,从那天开始,四老爷就把死字号的人布置了下去,咱们温家以毒炼世,这样的宝贝出现在自家后院,那是势在必得,不过在后来果子快成熟的几个月里,我听说出了些事情,又引来了其他的高手,这种世间的奇异宝贝,总会引人觊觎。”

温乐阳用力点头:“是,死字号里的人中了青头寡,另外那天夜里还有引魂灯来攻生老病死坊。”

温吞海略带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呵呵笑道:“行啊小子,刚才光顾着惊奇你的机遇了,都没注意,你这趟生老病死坊还真没少长见识,认识了不少东西。”

温乐阳赶紧摇头:“不是我,都是小易告诉我的,包括归一果,她在坊子里,读了十几年的书,见识着实了不起啊!”

温吞海意外的望向小丫头,眼神中除了亲切之外,又裹进了几分重视,开口就问:“阴褫的尸毒,还叫什么?”

小易想也不想:“还叫死毒,毒分生死,生毒包涵所有的五行之毒,咱们温家修习的就是生毒,所有尸体上蕴成的毒素是死毒,和温家的所学不符。”

说完之后,小丫头愣了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呵呵笑道:“谢谢大伯指点!”随即又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那些典籍我都是打时间才拿来看的,水过地皮湿,大都是只记下了,没忘心里去……”

温十三瞪着眼睛呆:“老大指点你什么了?”

温九则望向大伯:“老大你也指点指点我吧。”

小易咯咯脆声笑着望向温乐阳:“你先被阴褫咬到了,身中死毒无药可救,后来又被病字号的毒虫蛰了不知道多少下,五行生毒入体,剧毒纠结生死相冲,这才让你又多活了一会,最后被归一草吊住性命,又被错拳直接炼毒入体。”

其实温乐阳收益的远远不止如此,生死相济剧毒纠缠,最后被错拳炼进身体中的剧毒,要比单独一种五行毒素的效果来的好得多,温乐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给自己的身体打下了一个极好的基础。

如果是被佛灯引这种单行的至烈毒虫咬伤,然后再有温乐阳的那一番奇遇,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他的体制恰巧和毒素相同,错拳炼毒入体,把他的身体改造成某一种五行属性之强的身体,但是以后的展,也有限的很,可是生毒与死毒纠结,随着错拳融进了他的骨骼皮肉,从根本上就抹去了他自己身体的五行属性,可以说,现在的温乐阳,是混沌之体,以后的成就简直不可限量。

只不过,以后怎么继续修炼,对他来说是个大问题。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要花点心思找到螃蟹的肉在哪里,弄明白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那以后呢,怎么办?”温乐阳现在最关心这个问题。

温吞海沉吟了一会,郑重的摇摇头:“这件事情,从未有前人做过,恐怕就是咱们那位温辣子复生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走,你最近先不要炼毒入体了,等四位爹爹回来,咱们在一起商量。”

这时候木门轻轻一想,温一半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低声说:“都问完了。”声音就像夜枭在熟睡时突然被扔进了油锅的惨叫,沙哑而尖锐混合在一起,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小易有些惊讶:“这么快就问完了?都问什么了?”

温一半咧开嘴,向着小易做了一个比集装箱砸脚面还痛苦的笑容:“什么都问了。”

小易低低的惊呼了一声,咕咚一**坐在了地上,小脸煞白。

温十三不服气的跳起来,跑到温一半跟前:“那我问你,那个带着俩玻璃片的小老道,她妈姓什么,她爸是干什么的?”

温一半不紧不慢的回答:“他妈姓赵,他爹是长途车司机,十七年前出车祸死了。”

温九咚的一声跳到地上,撒腿就往外跑:“我去问问是不是真的!”

温吞海也不管两个傻兄弟胡闹,问温一半:“他们是怎么回事?”

温一半站着似乎很累,也不打招呼,径自找了把椅子坐下:“鼎阳宫是个修真门派,上下一共三百人,掌门人叫火阳真人,另外还有九个师兄弟,上咱们温家的这些人都是他们的徒弟。那个还剩一条胳膊的玉灵子是他们的大师兄。他们先前说的倒是实话,的确有个师弟死在了大山里,这些人都有些古怪的门道,能在临死前送信回门派,火阳老道这才派他们来九顶山。”

温乐阳皱着眉想要追问,温吞海一摆手制止了他:“不用问。”

果然温一半对着温乐阳投来一个不屑的眼神:“不过在下山之前,火阳老道吩咐,要他们拖些时间,慢刀子割肉,不用着急把温家村荡平。具体为什么玉灵子也不知道,似乎是要引什么人出来。等你们抓来鼎阳宫的头头以后,我倒是可以再帮着你问问。”

“至于那个先前死在大山里的鼎阳宫弟子,”温一半果然充满了专业素质,压根就不用问,自己把逼供问来的重点一条一条的摆了出来:“在几个月前就奉师命,带着一群人进了九顶山区,玉灵子不知道他来干什么,不过这个师弟,深得掌门的赏识,为人聪明的很。”

温一半说完了之后,闭着眼睛又想了想,仿佛在思考自己漏下了什么:“哦,玉灵子还说,现在的修者,无论正邪大抵分成两种,一种是山宗,隐匿深山一心修行,极少会和世间生什么牵扯;另一种是世宗,隐入世间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做掩护,默默修行。他们算是山宗的。”

这时候温九跑了回来,一脸惊愕的大声嚷嚷:“他说的都对,那小子他妈果然姓赵!”

温一半冷笑了一声站起来问众人:“还有什么要问的?”

温乐阳点点头:“有,你怎么让他们这么快开口的?”

温一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要是有一天你能落在我手里,自然就知道了。”说完转身一瘸一拐的走了。

温乐阳浑身汗毛倒竖,赶紧摸出根胡萝卜吃。

温吞海皱着眉头,又详细的问了一遍暴雨之夜的情形,甚至引魂灯的颜色、巨蟒尸体的腐烂程度这些细节都没放过。

温乐阳一样一样的如实回答,最后摇着头说:“我觉得,那个娃娃脸小子和放引魂灯的骆家,不是一拨人。”

温吞海看了他一眼:“谁告诉你放引魂灯的就是骆家?”

温乐阳满脸诧异:“不是说引魂灯是骆家的独门秘技……”

温吞海哼了一声:“骆家的人,会蠢到在雷雨天放引魂灯?”

温乐阳彻底晕了,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磕磕巴巴的问道:“您…您是说,除了骆家还有引……”

大伯干脆之极的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引魂灯、阴褫还有鼎阳宫的娃娃脸,这些事情缠在一起乱七八糟……”

温乐阳插口:“还有死字号的人中了青头寡,是苗不交的巫术。”

温吞海瞪了他一眼:“第一,青头寡的事情,四爹爹自然会有主张,不用你操心;第二,放引魂灯被暴雨浇熄了的笨蛋不足畏惧,早晚有找到他的时候。倒是鼎阳宫的道士们……”说着,大伯的眼中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隐忧。

一个山宗的修真门派,打着报仇的旗号来九顶山,又不正经报仇,搞得跟比武招亲似的,那个娃娃脸奉师命去红叶林,又有什么图谋。

温乐阳脸色郑重:“大伯,我想去鼎阳宫查查。”

这句话要是让不知底细的修真者听见,早就笑得满地找扁桃体去了。无论是避世的山宗,还是入世的世宗,比着普通人,即便温不草这样一个传承有序的奇术世家,修真者都会把自己所在的领域当成高高在上的存在,就好像他们是人,普通人是猴子。

现在一个猴子家族因为有人来转了一圈,所以一只猴子要潜入人类世界去打探消息,看样子似乎还想抓几个人回来。不过他们似乎还不知道,这个主动请缨要勇闯人类世界的温乐阳,是一支猴子界的奇葩。

温吞海依旧摇头:“还有比鼎阳宫更急的事情,等你去办。”

温乐阳微微愣住了片刻,随即就反应了过来,目光中充满了惊骇:“四位爷爷?”

温吞海终于缓缓的点头,脸上的戏谑一扫而光,换而几分担忧和几分沉重交织的表情:“村子里的三位爹爹和四爷爷领着死字号,已经下山将近四个月,按道理早就该回来了。”

温乐阳身体一动,好像要窜起来,不过立刻又稳住了身体:“四位爷爷去了哪里?什么事情?”

“今年春天,峨眉山连降暴雨,斩雁峰上山体滑坡,一群被困在峰顶的游客意外现了一个岩洞。”温吞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缓缓的开始讲述起事情的经过。

因为山体滑坡,一个被隐藏在斩雁峰山顶的古洞暴露了出来,洞中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两壁上还有些线条模糊的壁画,几个胆大的游客往深处走了一段,可是出来之后,像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双眼不停的流眼泪,渐渐的从清泪变成了红泪,在不久之后,又先后变成了酱紫,最终眼泪变成了青黑色。

温乐阳惊骇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小丫头:“是……咱们温家的斑斓水!”斑斓水不是温家祖先明的毒方,而是传承自师祖拓斜,其中配置这个毒方的几位重要的材料早就无处寻觅了。放眼天下,除了温家之人,没有一个人会配置、能释放这种本来不应属于人间的奇毒!

-----------------------------------------------------------

仙豆八卦:

热烈祝贺书友铜豌豆老哥5.21喜得贵子,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八卦的不到位。

本章名改成《奇葩》祝贺。

祝豌豆老员外福如东海,万事如意,人畜两旺,彩旗翻飞。

祝豌豆大奶奶身体安泰,风姿卓绝,财源茂盛,笑口常开。

祝豌豆小公子白白胖胖,快乐成长,健康活泼,天资绝顶!

祝兄弟姐妹们都早得贵子,一起向铜豌豆老大学习~

另:书友树下寅狐老兄,跟我说他朋友要生小孩了,我看成他要升级当爸爸,祝贺了半个小时,寅狐老兄怒拔网线,导致世界经济危机进一步升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