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五章 古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乐阳现在又得意又欣喜,如果不是温辣子的霸道功法,让他学会用身体来感受天地,这条小路和山壁的障眼法一辈子也休想现,伸手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胡萝卜!”

小丫头却表情严肃的摇摇头,对着温乐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用大喇叭指了指前方。【阅读网】

一阵低微到细不可闻的细碎脚步,正隐隐的传来。

温乐阳立刻踏上两步,把小易藏在自己的身后,自从他离开红叶林之后,这个动作都变成条件反射了,只要一有危险,第一件事就是先挡住小易。

慕慕把阿蛋往地上一扔,定魂针紧贴在藕臂内侧,错动脚步和温乐阳成犄角之势。而阿蛋就像一只敏捷的猴子,四足着地诡异而迅的攀爬上光滑的石壁,把自己隐藏在铜灯的阴影中。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急促中透出凌乱,一个声音随着脚步声传来:“你……是你来了么?”

温乐阳有点傻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我?不是我?

声音清冷的就像秋天的寒露,从耳朵里一路透入骨髓伸出,最后从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空中氤氲而出那股霜雪般的凉。

而语气中的焦急与期盼,却让三个年轻人的心都没来由的一褶,微痛。

终于灯影晃动,让人心旷神怡的清幽香气中,一个年轻的女子从山洞深处跑了出来。温乐阳只觉得眼前先是一暗,旋即光明大作!

一个明媚到足以让镜湖闭光,春山失色的女子。

惊喜与忐忑交织在一起地神色散落在明眸皓齿之间。别说温乐阳。就连两外两个女孩子都忍不住放轻了呼吸。生怕稍一用力就会惊碎了这幅细瓷般精美地表情。

少女看到温乐阳和小易。先是愣了一下。表情渐渐变得失望。就连石洞中地光芒。也随着她黯然一起暗淡了下去。

少女全身都裹在雪白地裘皮中。细长地颈子侧面。不知为何留下了一道寸许长地红痕。却让白皙中炸出了一抹突兀地惊艳。微尖地下颌。薄薄地双唇。高挺通透地鼻梁。黑宝石般地眸子。细细地双眉如剪。黑色地长披在毛裘上。无声地流淌着让人几乎无法直视地温婉。

长裘一直覆盖过小腿。只在浑圆地脚踝下。露出一双小小地赤足。女子地年纪比着温乐阳和慕慕都要大上一两岁。看上去二十出头地样子。

三个女孩子都是美丽地。小易地美是清纯。那骨子里透出地天真;骆旺夫小姐地名字惨点。但是火辣辣地妖娆足以让任何人动心。而山洞里这个女子女子地美却是魔术般地。让人无妨想象地明媚。就像皎洁地月光。又像满眼地春色。

一抹微笑重新将明媚荡漾起来。不着痕迹地洗去了她地失望:“你们是谁……这是什么?”年轻女子饶有兴趣地盯着小易手里地大喇叭。继续说:“法宝?”

小易不由自主的摇摇头,随即又赶忙紧张的点头肯定:“法宝!”

温乐阳都绷紧了力气,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已经稳稳压在了他的身上:“你是谁?”

年轻女子笑吟吟的回答:“苌狸。”说话的时候,看到他颧骨上的红色伤疤,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颈子上的那道红痕。

温乐阳重复了两遍这个古怪的名字,也不知道东土大唐人士里有没有姓苌的:“这是哪里?你在这干什么?”

没想到,他的话刚问完,苌狸的表情遽然狰狞了起来,就像一只怒的猫,明媚的面容和从容的微笑,一下子被彻底的失望绞碎,歇斯底里的问道:“不是他让你们来的?那你怎么知道这条路,你们怎么进来的!”说着突然一伸手!

温乐阳几个人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一直隐藏在阴影里准备偷袭敌人的僵尸宝宝,就已经惨叫着摔倒了他们的脚下,在阿蛋的后背上,五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凄厉的划过。

阿蛋的本事,温乐阳是见识过的,虽然算不上太夸张,但是比着自己从红叶林走出来之前,也是只强不弱,现在被人家一巴掌打下来,竟然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温乐阳的反应最快,一言不连环三拳就砸了过去,变沉的身体在惯性荡起的力量下,比着愤怒的猎豹还要迅猛出百倍,在温家村的时候,十几个鼎阳宫的修真道士就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过他快如闪电的重拳。

苌狸却不屑的哼了一声,她的表情随着情绪变化,虽然依旧美丽,但是就像一副副彼此间毫不相关的面具,迅的在她的脸上更换着,此刻狰狞已经被高高在上的骄傲替代,温乐阳的连环三击,拳拳都擦着裘皮上柔顺的长毛滑过,苌狸冷笑着扬起一只纤细的手掌,五指如钩闪电般的挥出。

温乐阳遽然大喝了一声,明明已经扑过的势子在半空中毫无征兆的一顿,腰跨间诡异的抖动着,身体就像只麻花一样扭曲起来,两只拳头灌着如雷的风声,砸向苌狸的双耳,正是温家的错拳。不过他根本没现人家已经抬起了一只手,自己的双拳刚抡起来,五根手指就温柔的按上了自己的脸,冰冷尖锐的刺痛,从双眼直冲脑海。

眼看着温乐阳的脑袋就要像鸡蛋壳一样被捏碎,苌狸却突然惊讶的咦了一声。

温乐阳觉得脸上一轻,五根夺命的手指变成了清婉的春风,悄悄拂过了他的额头,旋即双拳落空,拳头上蕴含的百毒之力剧烈的挤压空气,传来了一声窒闷的爆响。而苌狸却好像没有动过一样,依旧俏生生的站在原地。

又是一声愤怒的叱喝,小辣椒已经翻起定魂针,像投林的春燕激射而至,两根长针疯癫的颤抖着,毫无踪迹可循的扎向长裘女子。

慕慕的反应和动作都比温乐阳稍慢,当她攻上去的时候,温乐阳第一轮王八拳已经抡完了。

苌狸的眼睛亮了,一下子骄傲都被欢喜替代,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用五官动作就能够更换表情。

苌狸伸手,在定魂针上不着痕迹的轻轻一弹,小辣椒如遭雷击的闷哼了一声,漫天纷繁复杂的针影立刻消散。温乐阳在半空中接住她迅后退。

最后的冲锋号,是“嘭”的一声闷响,温小易的‘法宝’出手,石洞里黑烟升腾,一股呛人的火药味弥漫。

苌狸哎哟一声,咯咯直笑:“你这法宝可真够脏的!”

石洞里显然有隐藏的通风口,黑烟很快就消散的一干二净,苌狸依旧纤尘不染的站在原地,笑吟吟的望着几个年轻人:“我真糊涂,那个僵尸宝宝明明就是他的控尸术,非要看到定魂针才想起来。”说着,对着温乐阳三人俏皮的伸伸舌头,一脸欢喜的说:“刚才对不起啦,是我不小心!”

说完苌狸突然一闪身,温乐阳大骇,赶忙拉着两个女孩子向后退开,苌狸却扶起了阿蛋,白皙嫩滑的手掌在他背后一抹,五道凄厉的伤痕立刻消失了,一直伏在地上毫无声息的阿蛋僵硬的转动了一下脖子,脸上又浮起了憨憨的傻笑。

小辣椒顾不得危险,赶忙走上两步把阿蛋抢回到自己怀里,温乐阳也有点傻眼,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只有小易忙忙叨叨的又在给大喇叭装火药,不过小丫头也是一脸的郁闷,大喇叭跟着自己混社会以来,就开过两次张,一次是阿猿的**,一次是温乐阳的半扇身子,敌人是一个没打到过。

“还说不认识他!错拳尸舞,都是他的拿手好戏!”苌狸就像个快乐的小女孩,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芒,略微沉思了一会,指了指小易的大喇叭:“这个东西古怪的紧,是不是他这些年里有明了什么新鲜玩意?”

说话的功夫小易已经装好了火药,又端起大喇叭开始跃跃欲试,苌狸咯咯笑着摆手:“快别打了,这个东西不灵,弄得都是黑烟,对了!”说着,她的眸子里一亮,伸手从裘皮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绣囊抛给小易:“你以后试试这个,跟你那些东西混在一起放在法宝里打出去!”

苌狸自从见到了错拳和尸舞之后,所有的情绪都变成春天的朝阳,对着三个年轻人友善而温暖。

小易愣愣的打开绣囊,立刻氤氲起一层蓝色的弧光,映衬着她的小脸忽明忽暗。绣囊里慢慢满满盛着银色的粉末。

“记得每次用指甲挑一点点就够用了,这些雷心痧可珍贵的紧。”苌狸又殷殷的嘱咐了几句,才望向温乐阳:“他……你们是他的弟子?”

温乐阳试探的问:“你说的他……是拓斜师祖?”他和骆旺夫小姐的错拳尸舞,都是传承自拓斜师祖。

苌狸撇了撇嘴巴,作出了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谁知道他到底叫什么,一天换一个名字,偏偏没有一个好听的。不过……我记得他的样子呢!”说着抬起手,在石壁上迅的画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