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七章 往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周每日三更,零点、午饭、晚饭各一章。【阅读网】

另外就是……求票,豆子很想能冲上页榜==!如果兄弟们觉得故事好看,撑撑豆子。

这周之后,豆子就会出榜了,不是时间到了,而是字数够了,豆子已经放弃规则了,更新上也不再掐着字数,所以这周里,拜托大家了。

------------------------------------------------------

苌狸丝毫不以为意,满是苦恼的点点头:“他气的跟什么似的,装模作样的要杀我,我就挺着脖子让他杀,我最喜欢看他拿着刀子的那副恶狠狠的样子。嘻嘻,他终归舍不得真杀了我。”说着,雪白的手指轻轻拂过自己颈子上那到红痕。

温乐阳真心实意的替自己的师祖愁,听苌狸的话,自己的师祖爷爷应该是一个拥有大神通得道高人,偏偏遇到一个毫无是非观念、草菅人命的魔女。

魔女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只是那次以后,他竟真的就绝不再和我说一句话,我百般的讨好他,他却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他以为这样就能赶走我,没想到我还是有办法的。”

苌狸几乎每一句话都会换上一幅表情,有时委屈凄婉,有时开朗明媚,有时狡黠调皮,再加上如冰块轻敲琉璃碗的动听嗓音,已经把温乐阳和两个少女深深的带入了自己的情绪里:“我先去崆峒折那支四千年的紫桂,又去摩天崖砸了老君像,还有祁连仙宗的玲珑冰……惹得仇家四起,到处追杀我,他总是关心我的,我不信他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家杀死。”

温乐阳已经一脑门子冷汗了。

小易还是那句话:“那后来呢?”

苌狸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他还是不肯理我!根本就不管我,是我太笨了,他可没那么好骗,凭着那些蠢货怎么可能杀得死我,既然我不会有危险,他当然不会当回事,所以……”说着,魔女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神秘的对小易说:“要闯,就得闯出大祸来!”

小易尽职尽责地捧哏。一脸骇然地表情:“什么大祸?”

“说了你们也不知道。反正最后我就是闯下了天大地祸事。嘻嘻。他要是不管我。我不仅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永世也不得生呢。”苌狸地语气根本不像闯祸地。倒像是偷吃了鸡蛋地小狐狸。一副欣喜和诡计得逞地得意表情。

“我逃到他那里地时候。正赶上他和三个脓包徒弟相聚。我看他那么开心就没忍心打扰他。本来我还想再等两天地。可是那群老妖怪追地太急。到了晚上就已经破了我留下地障眼法追了过来。我就用雷心痧炸了他地洞子。果然他暴跳如雷地追了出来。嘻嘻。随后……”温乐阳这才知道。自己地始祖当年‘引雷而遁’。是被这个魔女祸害地。

小易听到了关键时刻。也不忌讳伸手就抓住了苌狸地手。急切切地追问:“那……你给我地雷心痧这么厉害?连师祖爷爷那么大地本事。洞府都让这些宝贝给炸烂了?”

温乐阳和慕慕同时身体一晃……

苌狸得意洋洋地看着小丫头。一点没有两千岁老寿星地尊严。眉飞色舞地回答:“那是自然了!这个宝贝可大有来历。传说当年……”

小辣椒和温乐阳正听到兴头上,气的直跺脚。苌狸嘻嘻一笑,调皮的看了一眼温乐阳和小辣椒,伸手在小易的脸蛋上捏了一把:“一会再和你说雷心痧,他气急败坏的跑出来,正好那些老妖怪也追了过来,最后,他还是帮了我……那一战啊……”天不怕地不怕,杀人不眨眼的魔女脸上,居然闪现出一种恐惧和不敢回忆的表情。

“我和他都伤的好重,可是他也再不遮掩对我的情意……人啊,就是这么古怪,非要在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后,才肯坦诚相对,就算中间一条银河挡着都算不得什么了。他终于对我说了实话,他是喜欢我的。我欢喜的很。”

苌狸的声音在山洞中幽幽回荡,因为故事的女主角太美丽,所以每个人都希望能有一个大团圆的结局:“我当时已经动不得了,他把我藏在这里,还设下了连串禁制,然后就离开去找三个傻徒弟,他说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找我,但是不许我再胡乱杀人,唉,杀人有什么好玩,要不是为了他,我才懒得杀人,你们来的那条路,就是他留下的。我不肯计算日子,不看外面日升日落,他说会回来我就等他。想他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我这份寂寞,总归是要他来补还的。”

苌狸说完,望向温乐阳:“两千年了,对吗?他却没回来。”一股化不开的失望,从她的眼角眉梢缓缓流露,石洞中的空气都变得浓稠了起来。

温乐阳先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那天之后,师祖就再也没回去过。”

苌狸先是一愕,剪水的双瞳盯住温乐阳,一时间呆住了。

当美丽完全失去了表情的时候,就变成了让人无以复加的心痛,温乐阳和小辣椒赶忙你一言我一语,把家族里世代口口相传的、关于拓斜师祖的传说讲了一遍,一共也没一百个字就说完了。

别说,两家留下的传说还真都一样,“师祖爷行至此处,移山填沼,撒土沃野,斩妖处孽教化蛮夷……”形容词都不带差样,看来当初三个师兄弟私下里对过口供。

苌狸先是低头沉吟了一会,突然满怀欣喜的跳了起来,对着三个少年笑道:“他真的没再回去?那三个傻蛋徒弟也在没有见过他?”

温乐阳痛苦的搔了搔后脑勺,充满心理压力的提示:“那三个傻……里有我们的先祖。”

苌狸用纤手掩住小嘴,作出了一个俏皮的歉意,眸子里闪烁着快乐的光芒:“他真的没回去?那他……不是不肯来找我?!他就算不肯再回来找我,也不会连三个好徒弟都不要了!”她一开心,温、苗、骆三家的祖宗也跟着沾光。

“可是……”苌狸的目光里闪过了一丝疑惑,再次望向了温乐阳:“那你呢?他再也没回去过,那三个徒弟都是普通人,你怎么会身负他的功法?”

温乐阳咳了一声:“三位祖先分别传承了师祖的一门绝技,错拳是我们温家……”

苌狸挥手就打断了他:“不是错拳,是错拳里的力道,虽然有些差异,可是骨子里不会错!我说的是力道,还有,你们是怎么找到这条路的?”

这次轮到小易和温乐阳配合,把他在红叶林中的遭遇和练成温辣子的功法经过说了个大概,小辣椒在旁边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百毒缠身、筋脉尽碎、归一草果、提线木偶,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凑到一起,凑出来了一个温乐阳牌的小怪物。

苌狸却听得无比开心,慕慕从旁边提醒她:“拓斜师祖他,自从那天之后就消失了,会不会遇到了什么不测?”

苌狸清脆的笑着:“他要是真的死了,我陪着他就是,只要他不是故意不肯回来找我就好!”

温乐阳早就见怪不怪了,这个魔女的言行举止,处处和常人大相径庭。

小易则瞪大了眼睛,揪住刚才的话题不放:“怎么说?温乐阳传承了拓斜师祖的功法?”

苌狸笑着摇摇头:“那个家伙的功法我也不懂,不过傻小子的力道,和他很像……”

温乐阳却摇头打断了苌狸的话,躬身对着她鞠了一躬,随后把斩雁峰古洞暴露在外,四位爷爷一去不回的事情迅的说了一遍,最后恳求道:“骆、苗、温三脉都是拓斜传人,师祖失踪,您是我们的长辈……”

苌狸轻盈的一笑:“傻小子你不用拿话激我,我总不会看着他的后人被人欺负的,不过……如果他们真的进了山洞,现在恐怕已经……”说着摇了摇头:“这个洞子是他亲手布下的禁制,只有你们的来路平安无事,如果从其他地方进来都会引禁制。”

这座山洞绵延漫长,本来是斩雁峰内的一条气脉,被拓斜用来隐藏重伤的魔女,并且布下了禁制,在两千年里,魔女就在附近等候,根本没去过山洞里的其他地方,更不知道山洞的另一端已经暴露出来。

三个少年同时惊呼,看了看前面的道路,抬腿就要走,四位爷爷要是真要引了当年祖师爷布下的禁制,恐怕早就已经遭遇不测了,温乐阳、小易和慕慕三个人都牵挂着本家的长辈,急匆匆的就要向着另一头冲。

--------------------------------------

推荐一本书,《嬉笑红颜》作者青梅煮马

依旧是新书,非常清新的都市轻喜剧。以下,是豆子的读书心得:

主角是个小人物,在娱乐自己的同时,努力的娱乐着生活、娱乐着命运,用尽浑身解数把平凡的日子变得有滋有味。

嬉笑着,生活着。

到现在为止,故事里无时无刻不再散着一股淡淡的乐观,有时候生活就像面镜子,更像位大爷,得咱先乐一个,他才肯笑。

故事里笑料不断,文字轻松,尤其难得是那种温馨感觉,能让我始终保持微笑。

另外透露,作者的坑品一流,完全不用担心TJ或者烂尾,依旧和豆子一样,都是粉嘟嘟的新人~

喜欢都市轻喜剧的朋友,一定要看,真的很有四格漫画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