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十六章 机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嘴和尚像个毒瘾作的瘾君子,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漆黑的大眼睛里交织着矛盾的目光。【】终于狠狠一跺脚,目光里的忧郁彻底被贪婪占据,迈开大步跑向温乐阳。

和尚一动,所有人都动了!

几十条黑影从四面八方悄无声息的滑出,刀锋无声,淬厉的向着和尚侵袭而去!

小嘴和尚的目光死死的盯在温乐阳身上,根本无视周围幽灵般的攻击,在几十把刀剑堪堪刺入身体的瞬间,两只胳膊挥动着宽大的袖子,仿佛大河蚌似的猛地一合,把全身都缩了起来,遽然从他的身体里爆出一声好像高压锅爆炸的巨响,温、骆两家几十个高手就像爆米花一样被仰上天空!

一股略带腥臊的妖邪气氛冲天而起!

温家四位老太爷同声怒喝,刚要跃起,倏地一股刚戾的劲风从身边刮起,猛烈的把自己已经乍起的势子都歪歪斜斜的荡开了,温乐阳像一头怪鸟,四肢大张从他们眼前一身而过,恶狠狠的砸向了小嘴和尚。

小嘴和尚来路不明,僧袍一抖就像个保龄球砸跳棋子似的,把几十个高手都崩得漫天乱飞,温乐阳当然不能让几位爷爷冒险,虽然现在身体比着原来又沉重了一点,但是只要准备充分还是不妨碍移动度的,两只胳膊大大的张开,只要一抱住和尚,就是硬碰硬,看看是和尚的高压锅爆炸厉害,还是他的错拳犀利。

和尚也一跃而起迎向温乐阳,一边还伸出舌头不停的舔着嘴唇,好像天上飞来的不是敌人而是个肉包子。

和尚钻入怀里,温乐阳拼命吐气,让自己的胸膛紧缩尽量卸掉撞击的力量,同时双臂合拢,浑身上下几百个关键一起抖动,包含百毒之力的错拳瞬间动!就算砸进自己怀里的是个铁罗汉,也得把它抱成个面团团。

不料他充满把握的一抱,竟然抱空了。

温乐阳只觉得怀里一轻,和尚偌大的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诡异的从他肋下滑出,同时大腿上一凉,小嘴已经从他的裤兜里顺走了什么东西。

温乐阳闷吼了一声。腰上一紧一松。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双手抱膝也把自己团成了个肉球。硬生生地改变了身体纵跃地方向。向着前面地和尚肉球翻滚着砸了过去。

小嘴和尚落地地同时就展开了身体。满脸激动和喜悦。撒腿就跑。直到这时候。刚才被崩上天地爆米花们才纷纷落地。不过好像没有人受伤。在落地地时候纷纷施展身法牢牢站稳。除了脸色都被惊得煞白之外什么事也没有。

温乐阳生怕和尚再伤人。紧紧缀在他身后。死字号、百足虫和两家地六位家长。也顾不上会暴露行踪。纷纷大声吆喝着。围追堵截小嘴和尚。不过在他们看来。和尚就像一阵清风。忽左忽右根本拦不住。他身后地温乐阳则像个上满了条地铁疙瘩紧追不舍。谁不小心碰到都会骨断筋折。

苌狸被他们逗得咯咯直笑。突然一伸手稳稳地拉住了温乐阳:“你也太小气了吧?”

温乐阳只觉得一股柔和地力量。在一瞬间就把自己身上荡起地巨大惯性全部消减。像是一头撞进了棉花堆。已经稳稳地站住了脚步。错愕地问:“什么小气?”

和尚看到温乐阳不追。也站住了脚步。温骆两家地好手剑拔弩张。团团围住了他。

这时候所有人才看清楚,和尚手里牢牢攥着根胡萝卜,正贪婪的凑在鼻子跟前,使劲的嗅个不停。

温乐阳一摸口袋,才明白刚才小嘴和尚从自己兜里偷了根胡萝卜,又是惊讶又是哭笑不得。

小嘴和尚也不管别人渐渐放大的瞳孔,举起胡萝卜就往嘴里塞,倏地眼前一花,上牙下牙出哒的一声脆响,咬空了。

那根胡萝卜已经到了苌狸手里,魔女正反复的端详着,问温乐阳:“真的这么好吃?”她两千年都躲在石洞里等拓斜回来,根本不认识胡萝卜这种东西,虽然昨天还看温乐阳吃过,但是当时也每太在意。

所有人再次大惊失色,包括小嘴和尚。谁也没想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年轻女人竟然有这样的身手。只有温乐阳表情正常的点点头:“挺好吃的。”苌狸连老和尚的多普达都抢过,更甭说小嘴和尚的胡萝卜了。

咔,又一声脆响。编贝般的皓齿小心翼翼的咬下一小截胡萝卜尖。

小嘴和尚弓起身子,喉结上下滚动,两眼通红的瞪着魔女的手,想扑上来却又不敢,苌狸嚼了几下,大皱眉头:“难吃死了!”挥手把胡萝卜扔到了地上,一边还不解恨的跺上了几脚。

小嘴和尚心疼的脸都白了,温乐阳赶忙从另一个兜里又掏出一根,远远的抛给了他,和尚一脸的喜色,伸手刚要去接,忽然身子颤动了几下,站住了没动,任凭胡萝卜掉在地上。

苌狸的目光,越的明亮了。

温乐阳正纳闷的时候,一声淡淡的叹息,随着夜风若有若无的飘荡了过来。一老一小两个和尚出现在视线的尽头,却在几步之间,就走到了大家的跟前。

老和尚除了苍老一些,就像和小嘴和尚一个模子里扣出来似的,浓眉大眼,鼻梁高耸,就是长了一张红嘟嘟的小嘴。小和尚温乐阳认识,小结巴希声。

大爷爷哼了一声,死字号的人倏地散开了,其他三位爷爷把手藏在袖口中,飞快的弹指。

小和尚希声哎哟的惊叫,手忙脚乱的从自己怀里取出一挂佛珠挂在了脖子上,几位温家的大家长同时脸色一变,他们刚刚催动过去的剧毒,随着小和尚带上佛珠,竟然停滞不前。

老和尚一脸惋惜的看了看地上的胡萝卜,随后伸出一根手指,在小嘴和尚的光头上用力一敲:“蠢材啊,蠢材啊,你个没用的东西,这么多年的修行,怎么就改不了以前的毛病!”

苌狸从旁边咯咯脆笑:“就是根……”说着,用询问的目光望向温乐阳。

温乐阳赶紧从旁边提示:“胡萝卜。”

“就是根胡萝卜嘛,吃了也就吃了。”

老和尚却煞有介事的摇摇头,嘴里打起了机锋:“吃不得,吃不得,以前的喜好要统统忘掉,否则时时刻刻勾引着本性,修不了心,更修不了天啊。”

苌狸也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依旧笑吟吟的辩驳:“那你忘来忘去,迟早要把自己也忘得个一干二净。”

老和尚说话的时候,眼睛却没离开地上的胡萝卜:“你不懂,你不懂,我们不比旁人,忘不得自己就……”

苌狸不等他说完,就洒脱的笑了:“忘了自己,还修个什么?修来修去,修成了别人,倒不如做只山间的野兔,看到……胡萝卜就是一重欣喜!”

老和尚突然把目光从胡萝卜上移开,用力盯住了苌狸,目光里闪出了一层杀机。

苌狸本来一直都笑呵呵的,但是在看到老和尚的眼神之后,立刻俏脸一虎收起了笑容,目露凶光的瞪了回去:“再看我该扣你的眼珠子了!”

苌狸姐姐不高兴了。

至性的嚣张凝聚在空气里,就像无数根钢针,肆意的扎伤任何挡在它们面前的人,温乐阳全身的毛孔都紧紧的闭合,脚步错动挡在了四位爷爷跟前。

四个老头子莫名其妙的对望了一眼,他们什么也没感觉到。

年轻的小嘴和尚惊慌失措的跳到老和尚身后,小心翼翼的露出半个脑袋,恐惧的望着苌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